都市

我们都是黑凤凰

摘要:“我们都是黑凤凰,不把你们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那么还会有数不胜数的黑凤凰,我告诉你,黑凤凰不是一个人,黑凤凰还有很多很多的后来人。” “八嘎,你们昨晚出动了整个小队的兵力,还捉不住一个黑凤凰?反而被她打得七零八落的,难道黑凤凰是中国传说中的三头六臂吗?”松本思百一巴掌拍在第三小队长宫本一郎的脸上,看着地上覆盖着白布的十四个日军士兵,劈头盖脸地质问着他。松本思百的脸色铁青着,就变得更加的狰狞,如同一头受了伤的野猪一般。
宫本一郎偷偷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仍在咆哮着的日军驻江城联队长松本思百,摸了摸自己刚才被打了一巴掌的右脸,看着自己的顶头上司中队长佐佐木,想说什么话,但随即又低下了头,还是不敢说话。
宫本一郎低头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十四个手下,想起昨晚的激战,心中还是情不自禁地哆嗦着。
昨天,宫本一郎得到线报,据说黑凤凰晚上会来中四门的望江酒楼相亲,并还要吃晚饭。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思想,宫本一郎统率第三小队的六十个士兵,还带着二挺机枪,在傍晚时分就赶到中四门一带严密地布控了起来,在宫本一郎看来,只要是黑凤凰敢来望江酒楼,她就是插翅也难逃。
可怜的宫本一郎绝对想不到,这消息其实是黑凤凰故意放出来的。就在宫本一郎带着第三小队在中四门一带布控的时候,日军驻江城联队第三小队营地不远处对面的一座小楼上面,两个身穿黑色衣服,蒙着黑色头巾,通身墨黑的女子,正站在窗户前面,透过窗门板的缝隙目不转睛地盯着营地门口的岗哨。偶尔有风从后墙残破不堪的木板缝隙里挤进来,就会吹起两个女子那黑色风衣的下摆,形成一个又一个好看的弧度。这时候的天气已是深秋时节,那风吹在身上,让人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点的冷,可此时的两个黑衣女子,正在全神贯注地盯着对面营地的岗哨,哪里还会顾得上这风冷与不冷。
原来,这两个一身黑衣的女子就是江城的老百姓口中传说得神乎其神,让日军闻风丧胆夜不能寐的黑凤凰。她们两人分别是黑凤凰里面的老二静兰和最小的一个静怡,而江城的老百姓只知道黑凤凰是一个人,她武功了得,枪法精准,杀起日本鬼子来是一个又一个,却不知道,今晚的江城,来了六个黑凤凰呢。
“二姐,等一会在日本鬼子从里面出来换岗的时候,我们就从左右两边同时快速地袭过去,趁着小日本交接时放松的那一刻,二姐,你就用你的柳叶飞刀打后面要回去的那两个,前面的两个就交给我,好不好?”站在窗户右边的静怡轻声地说着,但眼睛始终是盯着对面的目标,头根本就没有动一下。
“好的,小妹,前面正面的两个日本鬼子就是你的了,还有,枪支弹药也要一块带走。我们解决了岗哨就去中四门那边,与大姐她们会合。时间差不多了,姐先下去,你也马上下来,我们在下面盯着,等一会在时间上多一秒就有多一秒的好处。”静兰说完就下了楼。
来到了楼下的静兰把门栓打开,就又趴在门板上面的缝隙里盯着。过了一会,静怡也走下了楼,检查了一下身上的枪,也去趴在窗户上面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的岗哨。
夜色渐渐地暗了下来,随着夜幕的慢慢合拢,本就提心吊胆的江城人民早就进屋做晚饭或者吃晚饭了,街面上,偶尔会有几个稀稀落落的行人在匆匆地行走着。往常安居乐业的生活被这些该死的日本鬼子破坏了,江城人民恨得咬牙切齿,但面对一队队持枪的日本鬼子,江城人民都是敢怒不敢言,一些人民就在心中寄希望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黑凤凰,最好让她把日本鬼子都打死,或者让日本鬼子怕了她,撤出江城。在江城的老百姓心中,黑凤凰就是过去传说中的白莲教主一样。
就在这时候,静兰看到对面的两个岗哨走到了门口,在翘首看着里面营地来换岗的同伴来了没有。静兰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就用左手拉住了门栓,右手伸进了风衣里边,握住了两把柳叶飞刀。而在此同时,静怡也悄悄地走到了门口的位置,等待着最佳时机的到来。
过了一会,静兰就看到对面的营地里面走出来了两个鬼子,就在四个日本鬼子快要走到一起的时候,静兰就立即拉开了木门,和静怡说着“快”的同时,人已如离弦之箭,向前快速地奔去。而静怡也是在二姐静兰开口说“快”字的时候,就一纵身,整个人弹射了出去。
这时,岗哨的日本鬼子刚刚交接完毕,白天当值的两个鬼子正想抬脚走的时候,只见两道黑影已经奔到了离门口不到五米的地方,奔在左边的静兰两把柳叶飞刀直射向一个正想要回去的鬼子的后脑和背心,飞刀到处,那个日本鬼子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向前倒了下去,旁边另外的一个鬼子刚转过身叫了一声叽里咕噜的日本语,大约是“不好”的意思吧,而静兰手中的两把柳叶飞刀又已经向他射出,不偏不斜,一把正中鬼子的左边颈动脉,一把直插鬼子的心窝部位,只听得“扑通”一声,日本鬼子就仰在了地上。说时迟,那时快,在另外两个日本鬼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静怡就一手一枪,“啪、啪”两声,一枪正中左边鬼子的眉心,一枪打在右边鬼子的左心房部位。说来话长,其实,两人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的,在静兰第二次柳叶飞刀射出的同时,静怡也拔枪扣动了扳机。
静兰快速地检查了一遍四个日本鬼子有没有死透,同时从鬼子的身上拔出四把柳叶飞刀,在小鬼子的衣服上面擦干净,发觉一个日本鬼子还有呼吸,就伸脚踏在了他的脖子处,双手用力地往上一提鬼子的头,日本鬼子立时没了气息,死翘翘了。此时,静怡已经把岗哨的两支三八式步枪连子弹带都挎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两人就快速地向中四门那边而去。而在这时候,营地里面留守的几个日本兵听到门口岗哨处有枪声,就稀稀拉拉地来到门口,发现四个自己的同伴早已经没气了,一时间就拉响了营地的警报。
静兰她们在营地动手的时候,而在中四门一带布控的宫本一郎,手握东洋指挥刀,正焦急地等待着黑凤凰的出现。自以为把望江酒楼围得水泄不通的宫本一郎,却不知道黑凤凰的老大静梅、老三静竹、老四静菊、老五静松正在他们后面极隐蔽的位置紧盯着,四支三八式步枪各瞄准着一个日本鬼子的后脑呢。
就在营地的警报拉响的同时,黑凤凰的老大静梅就打出了第一枪,枪声响处,一个鬼子就后脑开花,见他的天眧大神去了。而静竹、静菊、静松一见老大动手,就一个接一个地打出了自己的一枪,三个鬼子都是一枪毙命。一时间,中四门一带枪声大作。“黑凤凰在这边”、“黑凤凰在这边”的声音此起彼伏,转眼间,又是四个鬼子毙命当场。当鬼子发觉子弹是从自己的后面打来,就纷纷掉转身子,小日本密集的子弹顿时令黑凤凰四人喘不过气来。
静梅一想这样下去不行,万一小日本实行个包抄,自己几人力量薄弱,弹药不足,到时候就会吃不了兜着走,所以,她就快速地向左边的静松靠拢,两人随即又向静菊那边靠拢过去。就在这个时候,小日本的机枪向刚才静松埋伏的地方扫射了过来,压得两人抬不起头来。两人危在旦夕的时候,那边的静菊也已经与静竹汇合在了一起,见到小日本的火力压向了静松那里,静菊瞄准一个鬼子的眉心就是一枪,又是一枪毙命。静菊一枪打出,立刻用手势招呼静竹向后面撤退。静菊这边枪声响起,就立即把小日本的火力吸引了过来,静梅抓住这个刻不容缓的时机,拉起静松就也向后撤退,在撤退到射程范围之内时,又是一枪击中了一个鬼子的心窝。
等到静兰和静怡赶到的时候,静梅、静竹、静菊、静松四人刚刚汇合在一起。静梅一看静怡肩膀上背着的步枪,不由得心中一喜,就连忙拿了一支过来,因为自己的步枪里面已经没有了子弹。静怡赶紧把子弹分给大家,六人就你打一枪,我再打一枪,快速地向南门方向撤退,不一会儿,就把身后的小日本抛得远远的了。
日本鬼子在布控的时候,中四门一带就没有一个行人了。而在枪声大作的时候,离中四门近一点的老百姓哪个还敢冒出头来看一下的?你再好奇,自己也只有一个脑袋啊,子弹是不长眼睛的,所以,根本没有人看到黑凤凰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
黑凤凰她们六个人的身影融合在浓浓的夜色之中,一阵子急奔,在这样微寒的时节,汗水还是湿透了她们的衣服,六个人在一株大树下稍做休息,便又与夜色混在一起,向白杨山方向而去。
就在静梅她们撤退的同时,宫本一郎就下令手下必须要活捉了黑凤凰,但没多久,小日本就听不见静梅她们的枪声了,宫本一郎看着黑漆漆的夜色,气得“八嘎、八嘎”的大叫着。然后清点了人数,六十个士兵死了十个,宫本就下令手下拆了附近房子的门板,抬上死亡的十个人回去营地。
等到宫本一郎收队回到营地的时候,营地门口又是闹哄哄着,走近一看,才知道营地的岗哨也被打死了四个士兵,还少了两支步枪。宫本一郎此时煞白的脸上,满是汗珠子,脖子上的青筋剧烈地抖动着,终于,还是控制不住,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宫本一郎回想到这里,只是知道黑凤凰先是杀了营地岗哨的四个人,再来到中四门,从后面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打死了自己的十个手下。宫本一郎想不明白,黑凤凰她难道真的就如同是中国人传说中的有着三头六臂的吗?但任凭宫本一郎想破脑袋,此时,他根本想不到,黑凤凰不是只有一个人,而见过静兰和静怡的三个小日本已经向他们的天眧大神报到去了。
江城的人们也是以为黑凤凰只有一个人,因为根本没有人见过黑凤凰真正的容貌。不要说江城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就连驻扎在江城的日军联队长松本思百,虽然对黑凤凰恨之入骨、咬牙切齿,发誓非欲活捉黑凤凰不可,但他却根本不知道黑凤凰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女人,有时候,松本思百打心底里认为黑凤凰只不过是江城人们心中一个神的化身吧了,可是,有时候,黑凤凰又好像是无处不在,仿佛每一个江城女人都可能是黑凤凰。
松本思百看着地上白布覆盖着的十四具尸体,下命令让人抬下去。过了一会儿,他让佐佐木通知驻扎在江城西面的另外两个小队戒严江城,全城戒备,盘查所有可疑的人,尤其是女人。同时,他又命令宫本一郎带队去江城外围搜索黑凤凰的行踪。
昨晚当宫本一郎瘫坐在营地门口地上的时候,静梅她们六人刚好回到白杨山上面的一个尼姑庵里,在一间厢房的地窖里放好枪支弹药,六人顾不上先去洗一把脸,就拿起一截木炭,轮大落小,在厢房的一面墙上自己名字后面的一个个笔划不全的“正”字上面添加着一笔一划。等到静梅画上三划,静怡就叫着“还是大姐厉害,今晚又打死了三个鬼子,大姐你刚好是三个正字,你已经打死了十五个鬼子了,哇,大姐好厉害哦。”。静怡的话刚落,静兰也在自己的名字后面画上了二划,她的第三个“正”字还少一横,就说明她到今晚为止已经打死了十四个鬼子了。接下来静竹上去画上了二划,她名字后面刚好是两个“正”字,静菊画了三划,也刚好是三个“正”字,静松画了二划,她名字后面第三个“正”字还少二笔。静怡一边数着,念着15个、14个、10个、15个、1 个、14个,她把自己的也念了出来,还没有划上去呢,她名字后面的第三个“正”字也是少了最后的一横。
“大姐,这一年多来,我们黑凤凰已经打死了81个日本鬼子了,唉,下次要是去抢一挺机枪回来就刺激了,哒哒哒,一下子就能撂倒一大片小日本呢。”静怡看着静梅的脸,笑嘻嘻地说着,一会儿又是遗憾地摇着头,叹着气。
“小妹,别着急,往后我们出去行动就需要更加的注意了,日本鬼子的嗅觉很灵的,尤其是那些投靠日本人的狗腿子。这几天,我们就在山上,不要下山去,今晚就赶快洗澡睡觉去吧。”静美说完就带头走出了厢房。
其实,让日军做梦都想不到的是,黑凤凰根本不是独立的一个人,她们是白杨山上一个尼姑庵里的一个老尼姑明慧师太的六个徒弟。明慧师太在二十一年前的有一天,下山去江城化缘,傍晚在回来的路上,突然就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明慧师太就加快了脚步,在快要进入山口的时候,她隐隐约约地听到有婴儿的哭声,就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寻找了起来,循着弱弱的哭叫声,明慧师太终于在自己刚才快步走过的路口枯草丛里找到了一个用破旧衣服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婴儿。当明慧师太从地上抱起这个包裹的时候,婴儿弱弱的哭叫声嘎然而止,明慧师太赶忙打开包裹一看,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婴正转动着她圆圆的眼珠子,此时,几片雪花飘落到了婴儿的嘴边,只见她伸出了小舌头,粉红粉红的煞是好看。
明慧师太想着这肯定是山下谁家的生活熬不过了,才会把孩子放在路边枯草丛里,让过往的行人之中有好心的能够抱走。明慧师太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谁会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扔掉啊。这时候,明慧师太想起前几天去山下的樟树下赵大户家化缘的时候,听他家说起过要去抱一个孩子回来,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要女孩儿的。明慧师太就在心里想了一下,何不去抱给他家,转身就走了起来;但没走几步,便又停下了脚步,在心里想了一会,万一他家不要女孩儿的呢?那一来一回,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自己受得了,这破衣包里的孩子可是受不了的啊!明慧师太就想着先去庵里养着再说,过几天下山去问清楚了再抱过去也好,想到这里,明慧师太就又奔走了起来。

共 1 09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黑凤凰】传说中的黑凤凰身手了得,枪法精准,杀起日本鬼子来一点儿都不含糊。而事实上黑凤凰并不是一个人,却是尼姑庵里老尼姑明慧师太的六个徒弟,说起这六个姐妹,倒是有些故事。六姐妹都是明慧师太收养来的弃婴,由和她在尼姑庵里相依为命的哑巴尼姑带大成人。由于那个年代兵荒马乱,百姓受尽了日本鬼子的 ,明慧师太便以黑凤凰之名杀了个日本鬼子,从此黑凤凰也名声在外。同时,六姐妹也在慧明师太的指点下练就了一手好枪法,走上了替天行道的道路。然而,她们的行动终是被日本鬼子发现了,被大举进攻尼姑庵,明慧师太和哑巴尼姑,还有六姐妹都先后地壮烈牺牲,只有她们那激昂的话语和不朽的精神回荡在山谷,回响在人们的心中。这篇小说为我们描写了战乱年代的六姐妹不怕牺牲,誓死为国为民的精神,堪称传奇中的典范,更值得我们铭记与钦佩。小说以战争为主线,故事曲折,环环相扣,为我们歌颂了一种精神,传承了一种不朽的民族魂。欣赏学习了!感谢流沙老师赐稿!倾情推荐!遥祝秋安!【东北风情编辑:彧儿】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 0926001 】
1 楼 文友: 201 -09-24 21:40:25 真佩服云霞文友写作功底!每天熬夜注意身体! 雪花飘落黄河边,融入笔中写华年。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9-24 22:0 :17 谢雪落,开心快乐。
2 楼 文友: 201 -09-24 21:41:52 感谢流沙老师支持东北!祝文安意顺!遥握!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9-24 22:04:41 多谢社长辛苦编阅!遥握!
 楼 文友: 201 -09-26 08:4 :25 恭贺作品加精!期待更多佳音!祝好! 精彩是寂寞开的花!
回复  楼 文友: 201 -09-26 18:46:26 诚谢社长!山东十佳白癜风医院
济宁妇科医院地址
深圳牛皮癣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