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带着女徒去西游第七章朝堂上的嘴仗

带着女徒去西游 第七章 朝堂上的嘴仗

慕少白和羿宥连带着几分呆滞看着冲他们挤眉弄眼的唐斗,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贵使,这一次远道而来,所谓何事?”还好正德开口了,唤醒了两人。

慕少白强压下心中的好奇,对着正德扶胸一礼,微微一笑:“正是为了一月之前,天武大军无顾攻击我神罗国牛头堡一事”

“哦?有这样的事情?”正德看向孙楠松:“孙卿,有这样的事情吗?”

计划早就定好的,正德需要做的就是打太极,剩下的事情交给李卫和孙楠松就可以了。

孙楠松抱着笏板出例,恭敬的道:“禀陛下,我天武大军在一月之前有过一次军事演练,正好就是在牛汒山一带,但说攻击牛头堡,实在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反正天武大军就在牛头堡外面站了半个月的岗,唯一的一仗还是在在离牛头堡百里的位置打的一场兽潮防御战,总不能把那个说成是攻击牛头堡的行为吧?

总之天武朝上下早就商定好了,攻击一事绝对不能扣上帽子。但是却要承认造成了误会,从而有些劳民伤财,因此愿意赔偿神罗国一些精神损失费简单来说,天武国的意思就是“对不起,吓到你了,给点钱给你回家买糖吧”

不论如何,轻挑战端的帽子是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戴上的,不然神罗国绝对会狮子大张口的。

慕少白显然早有准备,听了孙楠松的话,不急不缓的道:“既然孙元帅承认了天武大军前往了牛汒山,那么也就是承认了攻击牛头堡喽?”

“我们只是去牛汒山军事演习。并没有攻击牛头堡。或者贵使可以找出什么证据来?有我军军士留下的尸首?或者是武器铠甲?再或者牛头堡有什么重大的损失?”孙楠松吃定对方什么都没有。

兽潮时牺牲的战士都烧成骨灰带回来了,牛头堡除了能得到一个烧成了白灰的营地,什么也得不到。

慕少白摇摇头:“证据到不曾有,但孙元帅可是承认,天武大军前往了牛汒山?”

孙楠松直觉认为对方要耍诈。但是一时想不到什么漏洞,于是点了点头。

“可是在牛头堡外三百里之内?”慕少白又问。

这个没办法否认,最近的时候只有五十里,神罗国可以找一大堆的证据出来。

所以孙楠松只好再点点头。

“那么就是了”慕少白潇洒一笑:“根据五百年前,我九啸大陆三大国所鉴定的和平协议,任何一方不得以任何理由进入对方国境防线三百里以内。不然视为挑衅牛头堡作为我神罗国最前线,其延伸三百里之内,就是我神罗国国境防线。天武大军无故进入其间,一度逼近至五十里。我神罗国有理由认定,这是天武国对我们神罗国的挑衅。对吗?”

孙楠松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唐斗回忆了一下之前李卫给自己看的一大堆条例,史记,文献,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五百年前三大国的确鉴定了这么一个协议。不过那个时候的牛头堡才刚刚开始修建,所有权还是天武国的。而且那个时候的牛汒山一带完全没有任何的开发,可以说是荒芜一片,根本没人在意。

但是现在再拿来看,却不一样了。得到了牛头堡的神罗国等于是把一颗钉子直接钉在了天武国的国土上。不但有了一个良好的进攻桥头堡,还盯死了天武国牛汒山一带所有的动静。

而且要是拿五百年前的协议来较真的话,等于是天武国生生的被神罗国吞下去以牛头堡为中心。方圆三百里的一大片区域那里是牛汒山,是妖兽出没之地,不能开荒,不能建设,看似无用,但在军事上。却又为咽喉要冲之地,卡得天武国难受无比。

现在听到幕少白突然拿起早就没人在意的和平协议来说事。孙楠松还真不知道怎么反驳。

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就军事力量与嘴皮子功夫的来回摩擦。只要有足够的底气,怎么说都可以。但要双方实力差不多。而且都不想真的打起来,那就看谁的嘴皮子更厉害了。

而且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只要是曾经鉴定过的协议,那么就算过去几百上千年,哪怕大家早就当成废纸一张了,只要没有公开的宣布作废,那么在台面上就得作数。

五百年前的协议太老旧了,而且这还是当初天武国占便宜时签定的,那时的神罗国更像是一个商业联盟,钱多,兵少,所以当时的协议完全是对紫金和天武有力的。

但是紫金和天武都忘记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那就是国家发展说白了就是看谁的钱多。一旦一个有钱的国家给了他们发展时间,那绝对可以短时间武装到牙齿上去。

天武国就是吃了这个亏,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神罗国已经把他们超过,成为大陆的第二把交椅了除了军事硬实力,其它全都超过天武国。而且还把牛头堡给抢了过去。

更气人的是,那个时候是天武国自己内政出了问题,丢下一个修了一半的牛头堡自己走了,然后神罗国捡了去,花了十年时间,大把的金钱,把牛头堡给修了出来。

在天武人看来是个赔钱玩意儿的牛头堡,在神罗国手里一下子就成了宝贝。

神罗国极有先见之名的修建了一条宽阔的官司道,而且还肃清了官道附近的几处妖兽聚落,让其五十里之内再无危险性妖兽。只此一项,立刻就让牛头堡一线成为了天武与神罗国陆路贸易的主要通道,只是这些年收的税收,就早把牛头堡建设费给要回来了。

更重要的是牛头堡的军事作用,等到天武国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在他们手中没什么大用的牛头堡,一旦落入神罗国手中,就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提起牛头堡,每一个天武人都牙痒痒。至于大臣们,更是一个个悔得肠子都青了。

现在牛头堡的事情再一次被慕少白提起,整个大殿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一个个大臣看着慕少白的眼神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慕少白却是潇洒自如,全然不具神罗国真不想打起来,但好歹还有一条后路。天武则是真正的没有后路。除非他们想玩同归于尽,不然怎么也不会让战争打起来。所以慕少白知道自己很安全,至少在天武国很安全,哪怕是别人要杀他,天武人也会拼了命的保护他。

因此大臣们的杀人目光慕少白全盘接收。根本不当一回事。

“咳”一声清咳。整个大殿立刻安静了下来。

宰相李卫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他看着慕少白,哂然一笑:“不知道贵使所说的牛头堡,可是我天武国当年放在那牛汒山的废屋?”

“废屋?宰相大人此话何意?我只知我神罗国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耗时十年之功,才修建起来这雄关铁堡。”慕少白淡然道。

“哦?这样啊?那牛头堡地基之下,埋得是神罗国旗,还是天武国旗?不知道可否挖出来看看?也好让我们知道一下牛头堡的归宿问题?”李卫脸上的表情用四个字就可以概括出来智珠在握。

这下换慕少白哑口了。

根据九啸大陆的传统。一个屋子谁开的地基,那就算是谁的,哪怕是开了地基一半之后就不修了。那么除非后面的人把地基给推了重建,不然哪怕是修好了房子都算是前者的。

这个奇葩的规定其实主要是针对民间,以免出现一些豪强以抢修的方式把穷苦百姓的房子给侵占。

但在国家问题上,这个规定其实是从来没有执行过的。

不过规矩就是规矩,现在大家都不想打起来,比的就是嘴皮子功夫。李卫把话题扯到这上面来,慕少白还真无法反驳。

要知道牛头堡整个地基打在山上。牛汒山只有面上几米是泥土,下面就是坚硬的花岗岩。一个军事堡垒是不可能只打几米的地基的,那样的话不用敌人攻打,自己就能倒了。所以整个地基是打进了将二十米,这也是修建牛头堡最费时费力的一部分,天武国把这部分给弄好了,之后实在是没钱修下去了,而且当时的天武也没想到在他们手中可有可无的牛头堡到了神罗国手中会发挥如此大的作用,所以就放弃了。

但是根据传统,在打地基的时候,他们还是把天武国旗给埋在了地基之中。这是大陆所有军事设施的一种传统,表明着这个军事施设的归属。

而当初神罗国捡了牛头堡一个大便宜,一方面是地基再挖开太费时,费力,另一方面是为了抢时间,怕天武国回过神来再来抢,所以直接就在天武国打好的地基上开始修了。

也就是说,现在牛头堡的地基下面,埋的是天武国的国旗,按大陆传统,牛头堡依然属于天武国。

要是平时,神罗国根本不怕和天武打的时候,天武国谁要拿着这条来说事,只会被神罗国大肆嘲笑一番。天武国自己也没往这方面想,那只能是丢人。但现在大家默契的只打嘴仗,那这一条就成了对天武国相当有力的一点了。

“正是如此。我们修了一半的房子突然被你们抢走了,一占就是几百年,没找你们收租就不错了,现在还来问我们为何入侵牛头堡?贵使你确定不是来说笑的吗?”正德突然一拍扶手,跳了起来,指着慕少白的鼻子道。

李卫,孙楠松,唐斗,一干天武重臣全都同时皱了一下眉头。

打嘴仗的时候最忌讳什么?就是皇帝开口。因为皇帝一开口,就等于是把事情给定性了,不然哪里来的天子金口之说?而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事情,一旦被定性,很多时候哪怕是错的,也只能咬着牙坚持下去,归其原因,无非就是面子问题。

人的面子有的时候可以为了利益放下,但是国家不行,尤其是天武国这样从逆境之中以武建国的国家,一旦没了面子,就没了民心,没了国家民族的魂,那离灭国也就不远了。

所以三大国里天武国最好面子。

但天武国的大臣们也不都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白痴,所以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妥协,什么时候应该强硬。而妥协的时候,一定就不能让皇帝出面,不然就是失了天威,和整个国家丢面子是一样的道理。

所以一开始的定调就是正德当个人形背景就好,别开口,除非李卫给他打暗示,不然除了开场白,就别吱声儿。

前面正德做得还不错,但是却在这个要命的时候突然跳了出来。

慕少白的脸色微微一变,看向正德:“天武陛下,您的意思是,我神罗国……”他也有点犹豫,知道接下来的话只会惹出更大的麻烦,但是他代表着神罗国,同样不能失了面子,所以明知道会惹麻烦,还是得说下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大臣惊呼起来。

“李相,李相,你怎么了?”叫起来的是户部尚书周大用。这位名字听起来不怎么样,却是天武出了神的财神,自他掌管户部以来,天武国那年年捉襟见肘的财政可是大大的缓解了。

周大用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过去了。

却见宰相大人整个人软到在地上,口吐白沫,全身颤抖不己。

孙楠松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在李卫口鼻处一试探,脸色一变:“快叫御医,李相心疾犯了”

这话说出去都觉得新鲜,李卫是天武国开国国母雪的亲传弟子,曾经的天武三军元帅,拥有水晶三级的强悍实力,就算弃武从文多年,那一身功夫也不曾有半点落下。

但是他偏偏有一个自小就有的毛病先天性心脏病。

一度有传言,当年老祖宗之所以突然破例收李卫为徒,就是为了让他修炼高深的魂修之法,以延长本来可能不过三十的寿命,以免天武国损失一个国士之才。

而现在李卫已经一百多岁了,平时不发病的时候当真是空手都能打死几只老虎,但是一发病,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李卫都有快三十年没发过病了,以至于好多大臣都把这事儿给忘记了。这突然间李卫发病,除了孙楠松,居然没有人反应过来。未完待续

...

宝鸡治疗龟头炎方法
心肌缺血是心脏病吗
湛江治疗阴道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