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诸天王座第587章王兵

诸天王座 第587章王兵,垃圾而已

第587章王兵.垃圾而已

“王爷.布置一门杀阵.如何能够做到以困阵围绕杀阵.需要相互融合.却又独立存在.遇敌之时.又能困阵之中暗藏杀机.杀敌于无形之中呢.”

云老趁着空档.连忙是趁势而上.这是他困扰了很久的问題.困阵之中套着杀阵.能让杀阵独立存在.却又不能相互融合.

“很简单.只需要在阵基处加入弥天符便可.弥天符能够让困阵包裹着杀阵.相互融合.却又独立存在.遇敌之时.杀阵便会自主启动.当然还有一种办法.便是阵中阵.杀阵为主.困主为辅.以一种阵基.同时刻出两种阵纹.以心神控制.不用之时.关闭一阵.用时双阵齐开.困阵困敌.杀阵斩敌.”

易阳依旧是不动声色.这些问題对于他來说.简直就是太简单不错了.连核心也沒有达到.但可以想象出这个时代的大师.比起帝庭时代的真是差的太远了.他的一身本事.全部是从挖掘了各个时代的墓穴.可以说是自学成才.

“原來如此.真是一言惊起了梦中人.王爷.老朽受教了.真服了.以后还望王爷不吝赐教.”

云老的面孔之中露出了几分的笑意.这个时候对于易阳真正是心服口服.光凭这份气度.就远非云老所能及.

“王爷.属下已经是天尊境了.可是我的本命兵器.依旧是极品王兵.我也不想选择新的圣兵.那样祭炼心神.需要耗费很大的功夫.王爷有沒有什么办法.能够将兵器的品质提升.又不会影响到我与兵器之间的联系.”

冠军侯慢慢的走上前.目光之中带着几分的恭敬之意.直接是从眉心释放出了自己本命王兵.乃是一件黑色战刀.闪烁着摄人心叵的威势.

易阳接过长刀.轻轻的看了一眼.露出了几分的不屑之意.道:“太古黑金.九玄铁.星辰晶.深海寒沙.太阴石.全部是极品的材料啊.可这是那个混蛋炼器师炼制的.符文的刻画简直就是垃圾.真可恨的是连材料的杂质都沒有驱逐干净.这算是那门子的炼器师.就是尼玛一个新手炼制的也比他的强.还极品王兵.我呸.”

“侯爷.你使用此刀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难以控制.而且每出一刀.至少需要三成真元.而且这出招速度.至少要缓慢三成.有时候非但伤不了人.还要被这其中的太阴寒气所伤.”

眼前的黑色长刀.在易阳的眼里完全就是一个垃圾.而且垃圾中的垃圾.完全就是毫不犹豫的扔到了地上.根本就是不当一回事.

“王爷.不错.不错.您说都对.有时候我真的会被寒气所伤.可是此刀威力很大.可是消耗的真元甚大.有时候一刀下去.人已经跑远了.”

冠军侯见到易阳犹如是扔垃圾一般将刀扔出去.这面子虽然是有些挂不住.可是想想首席阵法师云老.被易阳羞辱成了那个地步.也就是释然了.

“这样的垃圾.你还用他.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而已.既然要之无用.何必还留着.”

易阳轻轻的喝了一口酒.面孔之中带着几分的不屑之意.此刀真正是浪费了上好的材料而已.完全就是糟蹋上好的材料.

可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凭空而现.直接是走到了黑色战刀的面前.单手慑了起來.瞬间是激起了数千丈的刀芒.恐怖的寒气宣泄而出.让人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一刀横贯虚空.瞬间朝着易阳的身躯斩下.

“玄石老道.你想干什么.给我住手.”

星龙子一声爆吼.直接是施展了一道法决.一道金色的大盾瞬间是挡在了易阳的面前.替他避过了这一击.

面前的人身穿黑色道袍.身高七尺左右.脸型消瘦无比.留着一尺多长的白胡须.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息.可此时如同是一只暴怒的野兽.发出了无尽的咆哮.“星龙子.你今天敢挡我斩杀这个小子.你我便彻底绝交.竟然把老夫炼制的武器.当成是垃圾一般的扔出去.这是在打老夫的脸.”

“玄石老道.你真要斩杀王爷是吗.我就怕你一会会后悔.你若执意要斩.我便是让你去斩.”

星龙子的面色之中露出了几分的笑意.能够得到易阳的指点.那可是八辈子得來的福气.如今这个区区的炼器师.居然要斩杀易阳.简直就是太岁头上动土.

“玄石老道.你确定要斩杀王爷.知道王爷为什么将刀扔了吗.那就是垃圾.而且是真正的垃圾.王爷说了是垃圾.便就是垃圾.能够得到王爷的指点.那是你八辈子修來的福气.”

云老端起了酒坛.那可是慢悠悠的是站了起來.完全就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指点.就凭他.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老夫炼制的兵器是垃圾.老夫学习炼器之时.他还沒有出生呢.就凭他有什么资格在老夫的面前放肆.好.说老夫炼制的武器是垃圾.那么老夫就给你同样的材料.当着所有人的面.炼制一柄兵器给我看看.若真是比我的强.老夫便承认我炼制的是垃圾.”

玄石道人乃是这里的首席炼器师.同样是性情怪癖之人.脾气更是暴躁无比.而且被人当面扔掉兵器.并且说是垃圾.他又如何能够忍下这口气.

“王爷.我不知道你是什么脾气.反正是放在我身上.那是绝对受不了.既然有人向你挑战炼器.不拿出一点真本事.别人还以为咱好欺负.而且这是送上门的脸让你打.要是不打不是对不起人家的一片好意吗.”

杀帝的面孔露出了几分的凛笑之意.这真正是送上门的脸.不打是真是白不打.当然这打了也是白打.

“是啊.送上门的脸.不打岂不是对不起人家.说了你炼制的兵器是垃圾那还是好听的.要我看來.你完全就连入门级也沒有达到.就算是世俗的铁匠也比你强多了.若是本王炼制的兵器品质比你好.那又当如何.”

易阳放下手中的酒坛.慢慢的站起身躯.嘴角露出了一股邪异无比的笑容.

“小子.口无说凭.眼见为实.你若真能以同等的材料.炼制比我强的兵器.老夫就把这兵器给生吃了.”

玄石道人的面孔之中带着几分的怒意.刚才是无边的暴怒.现在冷静下來.看到了星龙子与云老的态度.完全就是无边的不可思议.这两个人对其易阳可是无比的恭敬.直让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肇庆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惠州男科专科医院
郴州有牛皮癣医院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