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仙魔大红楼第五百三十六章狭人榜

仙魔大红楼 第五百三十六章 狭人榜,排名出!

汪伦的笑容很平凡,不儒雅,也不狠辣,他好像就是平平常常的一个人,不带着雅门那种儒雅风流或是潇洒不羁的做派。

可就是这种平常,水溶、宝玉,还有大周的官员贵胄,却是没有一个不心折,没有一个不服气了。以儒家雅门的强大,以天地中央之国盛唐来使的身份,汪伦不需要动用自己学士的威压……

“上使,区区儒家属国三元骄子,哪里敢劳烦上使?上使,下国学士安知命,知错了!”

盛唐为什么来人?

汪伦为什么称呼贾宝玉宝哥儿?

安知命越想,就觉得脑袋越是乱成一锅粥。

他想不明白,但是越来越多的恐惧,正在他的心底蔓延……

这时候,堂外传来拐杖敲地的声音,贾母独自一人,佝偻身躯走进厅堂。

汪伦忽然看向贾母,四目对视后,贾母老态龙钟的在贾政和宝玉的搀扶下坐了,汪伦就看向安知命……

“我问的话,你还没有答。”

汪伦轻轻的道。

安知命的脸色蜡黄一片,擦着冷汗回话:“能让上使前来,贾宝玉,不,宝哥儿应该排名四千以内吧?这,三千八百位?”

“差得远。”

汪伦的眼角上挑,笑眯眯的道:“再猜。”

“这……两千八百位?”

安知命的脸色变成死绿。

“还是差得远,再猜。”

“呵呵,呵呵呵呵,总不能是百位以内吧?上使别开小人的玩笑了。”

安知命的脸色已经绿中转黑了,他不敢再猜,要说句玩笑话缓和气氛。

盛唐来使对他的压力太大,哪怕汪伦一直在笑,很温和,他也感觉有着什么难以言喻的威压,在夯砸他的文宫和神念。

哪知道汪伦把眼睛笑得成了月牙一般,赞叹道:“果然是能产出尊者的灵秀之地,一个最低级的学士都猜得那么准!厉害,厉害呐!”

他猛然张开双臂,哗啦啦的扯出来亮金色的宽大横幅:

“南宁国三元骄子首席贾宝玉,上前听封!”

“晚辈在!”

宝玉连忙上前,拱手、低头,他的心里好像有八千条蛟龙在厮打和咆哮。

猜得准?那么,难道是?

宝玉完全不敢想,要是真的这样,还不知道是福是祸!

只见汪伦肃整眉眼,铿锵道:“经南宁国上属雅门外执事提议,我煌煌盛唐宇文、裴、李、无名四大镇国家族商议表定,贾宝玉乃一时真龙,足可八千国称尊,位列狭人榜之八十有九!

有大能现身,赐予封号,封号摘星!自此,汝在八千国,当为尊,号摘星尊者!”

八十有九?八十有九!

八千国称尊?号摘星尊者!

场面无比寂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只剩下宝玉抬起头,眼底满是不可置信的,却又莫名其妙的不自觉的上前一步……

嗖!

汪伦扯出的横幅金卷射在宝玉的眉心,化作隐晦的一道竖条龙纹金线,几乎在同一时间,宝玉的文宫,哗啦啦的落下了连绵的雨。

这是文人泪,足足,一万点!

汪伦轻轻笑道:“八千国称尊,自然不可能只有一万点文人泪,这龙纹金线是一种掣肘,也是一种保护,你要好好修行文章,攒足底蕴,龙纹金线自然会把更多的文人泪放进你的文宫世界。”

宝玉呆滞点头。

汪伦越过宝玉的身边,往贾母的那边走:“青丘狐族不会来人了,我此次来,就是让你明白,你的底蕴不足,教给你炼笔之法的事情,你也就不需要多想……

好生修行吧,不入狭人榜前十,其实,都无关所谓呢。”

宝玉再次点头,缩在黑狐大氅里的手,却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汪伦的话他听明白了,什么好生修行,什么攒足底蕴,什么不需要多想,说白了,就是他太弱,连八千国称尊的实力都没有,更别提加入儒家雅门了。

他没想着加入雅门,但想不想加入是一回事,这样被人扫地出门,看不起,就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实力太弱就怨不得人,听说儒家六门要在列国招收进士文位的弟子,起码得是真正的百位为尊,宇文成都所在的那种镇国世家,哪怕招收进士级的护卫,都得是这样的程度了。】

想到这里,宝玉回转过,面对在场的所有人,他一手抓过盏美酒,双手护起,笑道:“宴会继续,诸位,还请满饮此杯。”

“不急。”

汪伦已经在贾母的身边坐下,冲着人群里的贾雨村笑了一次,又转头看宝玉。

他摇头道:“既然你已经是摘星尊者,这尊者的威名就不能弱了,有人冒犯你,你放过他,那么,就是辱没了尊者的称号,后果很严重。”

“晚辈明白了。”

宝玉点了点头,看向死人般苍白着脸色的安知命。

他不需要问有多严重的后果,事关尊者威名的事情,他一件也承受不起!

摘星尊者,位列八十有九,好大的名头,也是好大的一份殊荣,他必须保持这份殊荣,因为他的实力,根本匹配不上这份殊荣呢!

“既然得到了,我就没想着放弃!有资格拥有那就奔向更高处,没资格拥有了,那就让自己有资格拥有!

凤林前辈,宝玉愧受摘星尊者的名号,等宝玉名副其实了,宝玉会前往雅门,问询这件事的起因!”

“可以,到时候,我会告诉你。”

汪伦淡淡的笑了一声,就凑过头,和贾母小声的说话……

宝玉往前迈步,殷无极往前迈步,水勿语往前迈步,还有薛道衡、西门雪、步常仃、乐阳吟等人,李秋水也要凑个热闹,吓得翟明生连忙扯住了她

她现在的实力太弱,要是出了岔子,宝二爷得扒了他的皮!

“孽子,你给为父回来!”

贾政怒声喝道:“你还只是进士,怎么能和学士对战?回来!咱们贾府,也不是没有妖王的!”

“回禀老爷,咱们大周学士以上可都订下了盟约,不能帮宝玉出手的,他安知命,也不只是一个人。”

宝玉古怪的笑:“孩儿想试试学士级别的实力,打一场就是了,您放心。”

“放心?”

贾政还没来得及接话,安知命就猛然昂起身躯,他捭阖宝玉这边的一应人等,蓦然,是仰天大笑。

“你要杀了老夫?就凭你们几人?

无知小儿,老夫险些忘了盟约,有盟约在,没有妖王、学士敢对老夫出手的,不然,大周内战,百万里疆图,都要毁于一旦!”

他的周身缠绕数十道漆黑的道理长蛇,破碎空间,破碎自然,高声笑,又大声骂:“贾宝玉,你今个要死,要死啊!什么八千国称尊,什么狗、、、屁摘星尊者,还不只是个小小的进士?

你出手吧,出手的瞬间,就是你的殒命之时!”

闻言,步常仃等人同时拔剑,宝玉却抬起手挡住了他们,眯着眼,打量安知命……

场面一时寂静,都在等待事情发生的那一刻。汪伦饶有兴致的摸着下巴看,还要偏头笑……

“贾家母,您刚才有胆子对凤林露了杀机,这时候,难道不敢出手?”

“老身失礼了,还请勿怪。”

贾母慈祥笑道:“刚才是误会了上使,老身先饮一杯,权当赔罪了。”

说着,贾母满饮一杯醇酒,摇头道:“老身老了,不中用了,最多再年轻一次,就得进了坟土……老身相信乖孙可以处理好大周内部的事情,只要不是青丘来人,老身就赖活着,怎么也得多护住乖孙几年。”

“长者之心,凤林敬佩,”

汪伦用袖口挡住酒盏,连闷三盏醇酒,算是不敢接了贾母的赔罪。

从对待长者的态度上,汪伦从来不肯带上,哪怕一星儿半点的傲气……

“咳咳,”

汪伦咳嗽了两声,在文官中间的贾雨村猛的一愣,发愣后就急匆匆的上前。

他把手插进宽大的袖口,在宝玉身后半步的地方站着了……

“你来做什么?”宝玉觉得诧异。

贾雨村立马苦了脸,小声道:“你当我想来?你没见过学士出手,我可是见得多了!这个老不死的说的没错,他一出手,咱们都要被瞬间灭杀掉。”

“那你还来?”

“我有底牌,起码,保住你的性命能成。”

这边还在商量,水溶已经站了起来。

他一身金光龙气,龙脉九品正法提到最高,刚刚分娩不久,身子还虚的贾元春也周身飞翔出九条七彩大凤,很显然,这两人,也是想要出手了……

“停吧,”

宝玉觉得不对劲了,就好像贾雨村说的,他没怎么见过学士出手,而现在的情况,他们,好像比最低级的学士还要弱了很多。

只见宝玉拍了拍手,笑道:“既然如此,宝玉不出手就是,白马前辈,要麻烦您一次了。”

“早就想出来,就是你小子心善,怕我这把老骨头被你们的大周的人给拆了,不让老头子出手。”

场上多了一人,白靴、白袍,是一尘不染。

宝玉从来没见过白马峰穿得如此体面,当下有点诧异。

哪知道汪伦突然站起来,眼睛瞪了老大,惊呼道:“老疯头,你不入雅门,竟然跑来跟了宝哥儿鬼混?”

“呦,凤林小子。”

白马峰随手打了声招呼,看向安知命,嘎嘎的笑:“老头子跟来的时候,干掉了十三个不守规矩的学士,然后宝哥儿许给了一个‘贾府存,白马猖’的诺,本以为只是列国的贾府,无关所谓,现在看来,老头子的白马家是靠上了大树,这好处,拿得不太心安啊。”

说着,白马峰瞬间到了安知命的身前:“数十种道理?噗,笑死老头子了,真正的学士,那是道理越少越厉害啊,你修行数十种,别把自个的道理忘了丢人。”

噼啪~

嘎嘣嘣!

一条条的,一缕缕的,白马峰把安知命的道理挨边捏碎,每捏碎一条,安知命的眼珠子就凸出来一分,嘴里的血不要钱似的往外涌。

“添头,添头吧,这个最低级别的小学士就当成添头,嗯,宝哥儿,你可别问老头子关于青丘狐族的事情,老头子不敢说,总之,老头子抱定了你这棵大树……

贾演、贾源,啧啧,那可是嫡系,最厉害的那一脉的嫡系啊!”

嘭!

一声大响,安知命整个人炸成了血雾,白马峰就在这片血雾里,鲜血染红了他雪白的衣裳,他还舔着嘴唇,很欣赏自己现在的模样……

“疯子,老疯头你这个疯子!”

汪伦突然抬头,眼底满是疯狂和狠厉,声线冲霄:“白马峰乃是两百八十年前的跨世天骄,得南宁国三元首席、北枫国三元首席、迟延国三元首席,是为儒家跨世天骄,受儒家六门护佑,何人害之,诛族灭国!”

吼罢,汪伦拂袖而走:“老疯头,我能帮你的就这一件事情了,算是结个善缘!混账东西,青丘狐族又没来人,你就这么看好贾宝玉吗?”

“老头子愿意,你咬我?”

白马峰嘎嘎怪笑,突然扯住了汪伦道:“你不留下喝酒?刚才是大周的大学士黎一龙要弄死老头子,你算是救了老头子的命,怎么也得留下喝酒才是……

哈哈,老头子刚才告诉了宝哥儿可以出手,他还不信,这不,你汪凤林,还是舍不得老头子死了不是?”

“好吧,喝酒!”

汪伦拿出一个赤金大铃铛,一摇,他的声音就化作仿佛九天闷雷,轰隆隆的掠过大周,冲着南宁国的方向去了……

“为了和你喝酒,南宁国我就不亲自去了。”

汪伦扯着白马峰大咧咧的坐下:“宝哥儿,最好的酒最好的菜尽管上,今个我用了外执事唯一的诛族灭国令,你要是吝啬酒菜,我,我我我,我还就不走了!”

“那敢情好,次一等的酒菜晚辈会给您供足了。”

宝玉这边说笑,那边还是把库存的洛水美酒拿了出来,亲自给汪伦斟满。

他敬完汪伦、白马峰,这边再次满上,面对大周天子、文武千官和豪爵显贵:“如此,咱们共饮一杯,庆祝我贾宝玉,八千国称尊!”

说罢,宝玉仰头饮尽烈酒,喉咙到胃是烈火如龙。

他的眼睑微微颤抖,开阖间,有野火灼光!

八千国称尊吗?总归,要名副其实。

他轻轻的笑,足有万点的文人泪,在文宫世界里掀起了才气大浪……

南宁国东方,平霄客镇守的巍峨城池。

城门前,百里长河五人瘫软在地,抓着熟悉的泥土,差点哭出声来。

到了,他们终于到家了,小祝融把他们打出了三千里,完全脱离了南宁国探查的安全路线,天知道他们在十万大山里怎么过的,又是怎么活着回来的?

只是想上一想,他们就觉得浑身巨疼……

“活着,我们还活着,身受重伤,等于拖着普通人的身子走出十万大山,咱们,厉害啊!”

百里长河拗哭高笑。

铁秋生和何问月等人都是使劲点头,是啊,他们活着回来了,那种辛苦,别人没法懂。

何问月是个爱美的女子,此时衣衫褴褛,雪白的大腿漏到了大腿根:“不错,还好,虽然没杀了贾宝玉,但咱们是生死交情了,咱们五人联手,南宁谁能争锋?”

“对,没错。”

“先养好伤!”

几人一起点头,眼里都有野心的光。

他们往城墙上看了一次,立马对上平霄客的冰冷的眼神,平霄客知道他们无功而返,伸手招回了一叶金舟,就转身离去。

眼看平霄客消失在城墙上,何问月阴沉的道:“等咱们养好伤,他算什么东西!”

“对,养好伤,联手!平霄客和贾宝玉,一个都不能放过!”

杀机,是刺骨的杀机,可是此时,后面走来一个秀发流云般垂到翘臀的女子,他们的前方城门洞,也走出了一身青衣,正在仰头大笑的俊朗男儿。

与此同时,天边闷雷滚滚,化作天地大音……

“贾宝玉乃一时真龙,足可八千国称尊,位列狭人榜之八十有九!有大能现身,赐予封号,封号摘星!

自此,其在八千国,当为尊,号摘星尊者!”

嘭!

一声大响,城墙垮了半截,平霄客在烟尘中现身,又冷眼看了次百里长河等人,就瞬间消失;

青衣男子的笑声卡在喉咙里,啊啊大叫道:“八十九?摘星尊者?贾宝玉,你你你,你让我上官容情何以堪?你你你,你到底有多大的后台?”

说到这里,上官容蓦然出剑,剑光凭空飒出一条冷电,之后,就是五颗不敢置信的脑袋冲空而起。

他横起了万两君子剑,对剑锋苦笑:“趁人之危,我上官容辱没了你啊,可是,他们五个养好伤,我还真打不过。”

擦剑,再擦剑,上官容用袍尾使劲擦拭君子剑,好像一个特别洁癖的人,在擦拭无比肮脏的污秽一样。

哪怕君子剑没有染血,他还是不断的擦……

“八十,八十有九?”

突然,旁边传来娇嫩的、酥软的,极为诱人的女子娇喘。

上官容转过头,看见那秀发垂到翘臀的女子,眼睛立马亮了。

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女子,好美~~~~2k阅读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在线咨询
北京首大医院电话号码
治疗膝关节积液的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