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源初斬天第七百三十七章闖鬼門關

  源初斩天 第七百三十七章 闯鬼门关

  第七百三十七章闯鬼门关

  就在源初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的地狱魂大军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见到源初这个大活人竟然是从地狱域门穿过来的,早就已经按耐不住了,想要抓住源初了解一下仙域的情况和地狱域门的状况,本来想着源初面对这么多的地狱魂大军恐怕一定会吓的尿裤子,直接跪地求饶的,没想到源初居然看起来如此嚣张,丝毫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顿时便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于是,随着一声鬼哭狼嚎般的长啸,十亿地狱魂大军便嗷嗷怪叫着想着源初扑了上来,想要活捉源初,再好好折磨一番,在他们看来,从仙域过来的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娃娃,能有多大能耐,光是气势恐怕就足以让源初主动投降了,可是他们没想到这次却是碰到了硬茬子上了

  源初见到黑压压的地狱魂大军突然铺天盖地的向着自己扑了上来,不但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反而变的无比兴奋起来,嘴角上不禁浮现出了一抹嗜血的笑意,他不慌不忙的探出右掌,看似随意的轻轻向前一推,只见一个百万丈大小的恐怖手印犹如神魔之手一般泰山压顶的向着地狱魂大军便拍了过来

  地狱魂大军正满脸狰狞的阴笑着等着看到源初战栗的模样呢,可是没想到迎接他们的竟然是一个百万丈大小的恐怖掌印,当他们这个巨大无比的宛如神魔之手的恐怖掌印的时候,顿时就彻底无语了,他们现在终于知道面前这个小娃娃到底有多么恐怖了,这他妈哪里是什么小娃娃啊,分明就是铁血杀神吗,可是现在他们知道已经来不及了,等待他们的只有彻底魂飞魄散

  随着轰隆一声惊天巨响,地面上的无数累累白骨被生生震到了空中,而后化作骨粉纷纷飘落而下,地面上只留下了一个百万丈大小的深不见底的巨大的手印,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十亿地狱魂大军此时已经全都消失不见了,彻底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了,连一块灵魂碎片都没有留下

  源初扫视了一圈,而后无奈的苦笑着摇了摇头,本来他还想着能够留下一两个喘气的呢,也好从他们那里了解一些地狱的情况,可是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这么不经打,自己只是随意的拍了一掌,他们就竟然全军覆没了,难道是自己出手太重了,可是自己明明也没用多大劲啊

  源初看着自己的右手叹了口气,看来以后想要抓点活口的时候还是小点劲为好啊,源初轻轻摇了摇头,平复了一下纷乱的思绪,辨别了一下方向之后,便向着前方的迷雾深处赶去

  源初一路踏空而行,看似不快,可是每一步踏落都已经跨越了千里万里,片刻之后,一片连绵起伏的巍峨群山中的一扇巨大无比阴森恐怖的石门便已经映入到了源初的眼帘

  这扇石门高达万丈,十分宽阔,要是不仔细看,还以为这就是一座巍峨大山呢,石门形状好似一张魔鬼的血盆大口,石门前面的宽阔的大道宛如魔鬼嘴里的长长的血红色的舌头一般,伸出了老长老长,也许是心理作用,源初踏上去总觉得软绵绵的,就像是踩在了魔鬼的舌头上一般,让他感觉一阵恶心

  只见这扇石门上面刻印着密密麻麻的阴森恐怖的古老符文,怎么看都像是鬼化符似的,不过其中隐隐透露出的强大恐怖的防御之力却是令源初不禁暗自惊叹,看来地狱在禁阵之道上还真是不弱吗,只是这样档次的阵法还拦不住自己

  这时,源初发现石门的上方赫然刻印着“鬼门关”三个鲜血淋漓的大字,源初不禁就是一愣,心中暗道:“鬼门关,这个名字倒是很贴切啊,的确是有几分地狱的气势,看来穿过了这个鬼门关,鬼魂就算是回家了吧,看起来还真是很亲切啊,有点回家的感觉了,呵呵”

  就在源初想着到底要不要强行闯过鬼门关的时候,突然,吱吱嘎嘎一阵巨响之后,巨大的鬼门关竟然自动打开了,一股浓郁的阴气化作狂风呼啸而出,吹的源初身上一阵发寒,不禁顿时提高了警惕

  忽然,一黑一白两道身影竟然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源初面前,其中一身黑袍的地狱魂头戴一顶高高的黑色的尖顶帽子,手持一根打鬼棒,猩红的长长的舌头快要碰到地面了,不时的淌着哈喇子,狰狞的大长脸上一对绿油油的小眼睛闪烁着鬼火一般的贼光,正在贪婪的看着源初,好像在看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一身白袍的地狱魂头戴一顶高高的白色的尖顶帽子,手持一根漆黑的猎魂锁,猩红的长长的舌头在身前来回的晃悠着,令人恶心之极的绿色液体不时的滴落而下,眼冒绿光的十分兴奋的看着源初,不时的吞咽一口唾沫,源初真怀疑他是不是对自己还有点别的想法

  就在源初恶心的都快要吐了的时候,突然,那个一身黑袍的地狱魂掂量着手里的打鬼棒嘿嘿阴笑着说道:“小子,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自修罗地狱的黑无常,奉我们地狱领主黑阎王之命前来抓你,我真的很佩服你的胆量啊,竟然敢一个人勇闯地狱,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勇者无惧呢,还是无知者无畏呢,你是让我用打鬼棒将你打残了带走呢,还是自己给我走呢,我没有足够的耐心陪你废话,黑阎王已经说了,从你那里得到仙域的消息后,就会将你的血肉分给我一杯羹,我已经好久没有尝到活人的血肉了,那种滋味真是让人回味啊”

  还没等源初说话呢,旁边的那个身穿白袍的地狱魂顿时就不乐意了:“我操,黑无常,你他妈的竟然敢跟老子抢买卖,你们黑阎王算个屁呀,怎么跟我们摩罗地狱的白阎王相比啊,小子,你别听他的,跟我白无常去摩罗地狱吧,我们白阎王最善良了,他绝对不会那么对你的,我们那里有好酒好肉随便吃,还有最风骚的地狱美人伺候你,想必地狱娘们的滋味,你一定还没有尝过吧,包你满意啊”

  黑无常连忙很是不屑的说道:“我呸,白无常你他妈的还要不要脸啊,你们摩罗地狱的白阎王跟你一样最他妈的阴险不过,要是这小子去了你们摩罗地狱,还他妈不被你们先奸后杀啊,恐怕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吧,好歹我们修罗地狱的鬼也他妈算是比较真诚坦率的鬼吧,不像你们那么虚伪,小子,你可千万不能跟他走啊,给我走你会死的痛快一点,要是跟他走了,你就知道有时候选择一种痛快的死法有多么幸福了”

  白无常嘿嘿一阵贱笑道:“黑无常,我看咱们两个都他妈别争了,不就是为了一点活人的血肉吗,至于吗,这样吧,老子今天心情好,就退让一步吧,只要你能让这小子跟我走,我保证将他剁成肉酱之后多分你一碗怎么样”

  黑无常冷哼了一声道:“我操,老子他妈的差你那一碗肉酱啊,我把他带回去,黑阎王还不让老子管够吃啊,要不然我分给你一条活腿如何,啃起来保证让你爽歪歪啊”

  白无常还想要跟黑无常继续讨价还价,这时,旁边一直听着两人磨磨唧唧的源初实在是有点受不了了,他很是不耐烦的看着黑白无常冷冷说道:“我说,你们两个他妈的还有完没完了,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你们两个就真的以为吃定我了吗

  ,你们觉得自己是天仙九转初阶的修为就可以任意决定他人的生死了吗,真是无知的蠢货,我要不是怕吃了你们两个恶心的东西吐了,我倒是也不介意尝一尝鬼魂的味道呢”

  黑白无常闻言顿时一起看向了源初,脸色顿时变的无比阴冷起来,黑无常嘿嘿一阵冷笑道:“我操,小子,我们两个说话,哪有你插话的资格啊,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要不是黑阎王让我活着带你回去,老子现在就生吞了你,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我就先让你尝尝老子的打鬼棒的滋味吧,保准让你满意,嘿嘿”

  说着,只见黑无常眼中精光一阵爆闪,而后身影一晃便来到了源初近前,挥动着手中的黑乎乎的打鬼棒便向着源初头顶砸来,打鬼棒还没到,风声已经到了,源初感应着黑无常打鬼棒的狂暴威能,不禁就是一愣,虽然黑无常的修为不过是天仙九转初阶而已,可是战力已经堪比天仙九转中阶了,甚至更强

  源初不禁暗自点了点头,不愧是黑无常啊,身为黑阎王身边的护法,的确是实力无比强横啊,可是想要用这么点实力就教训自己,还远远不够

  源初看着黑无常的打鬼棒向着自己头顶砸来,没有进行躲闪,反而脸上浮现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而后伸出左手向着打鬼棒猛然抓来

呼和浩特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郑州银屑病医院到底怎么样
眉山治疗急性附睾炎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