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我能看见战斗力六百八十三章赤霞惊变

我能看见战斗力 六百八十三章:赤霞惊变

而且现在是花别人的钱养自己的武者,各位长老别提有多满意了。

刚刚因为唐志一意孤行的不满早就烟消云散,每个人都开始了积极的思考,要怎么一鼓作气的,将兰山城中的三族联盟,按死。

……

赤霞山主峰,杜氏族地内

阔别许久的唐罗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领地,并将曾经的西陵名士全都聚集在了一起。

本以为许久未见众人应该多些热情,却不想每一个看见自己都是分外的拘束,那眼中的防备与隔阂就像看见了一个怪物。

明明赤霞山的工期进程很是不错,毕竟北山虽然战得不可开交,却没有人想要来找一处中立之地的麻烦,赤霞山的主峰顶部已经被凿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看情况欧余大匠并没有偷懒,对得起他不远万里搞来的粮食。

所以他特别不理解这群名士现在的表情,西陵之战都已经落听了,他们倒是比三足鼎立的时候更加谨小慎微了,真是莫名其妙啊。

唐罗皱着眉打量了下自己:“怎么了?我是有什么变化么,你们一个个这样看着我?”

眼神扫过在场的每一位名士,可不管谁的眼光和他对上,都是低下或者移开,让人有些莫名其妙,直到对上了欧余的眼睛。

这位欧氏匠人身材更显清瘦,反倒是双眼神采奕奕,就像天上的星辰。

总算看到一个正常人的唐罗大喜:“欧大匠你快讲讲,他们怎么一看到我就一副看到鬼的模样?”

“天骄不知道么?”欧余淡淡道:“现在唐弥两族胜负已分,对于赤霞山上这些没有站边的家族来说,可要比两族大战的时候更担心。”

“唐弥胜败与你们何干,有什么可担心的?”唐罗皱着眉头问道,赤霞山上这一群又不是战时摇摆的墙头草,从一开始便置身事外的他们只是求一个和平而已,而以唐志的器量,也断然不会为难这群连世家都算不上的普通武者,更何况他跟这些名士有言在先,他们为自己建城,自己给他们提供食物和平安,哪怕唐氏真有变故,就算自己的面子罩不住,武堂首座的面子都要给吧,所以他觉得这群人实在太过敏感了。

“还不是因为唐族长的新联盟。”一直留在赤霞山的沈大发苦笑道:“南岭之战刚结束,就有几个凶境武者找到赤霞山,说自己是新联盟的武者,让我们交出一千万斤粮食,不然就驱逐我们。”

唐罗面色怪异:“所以你们就交了?”

“不然呢?”欧余冷着一张脸:“谁不知道新联盟是唐氏现在手中的一张王牌,族长唐志更是新联盟的盟主,你觉得新联盟武者上门要粮,赤霞山上还有谁敢反抗不成?”

“呵,这可真有意思了。”唐罗双手十指交叉摆在桌上,脸上挂着不屑的微笑道:“这事儿我知道了,在场可有善于绘画的,将那几个上门要粮的武者相貌画下来给我。”

议事厅中众人面面相觑,听唐罗这个说法,好像他并不知道这个事儿啊,那这样看起来,他们会不会是被骗了啊?

“天骄...您的意思是,这些人根本不是联盟成员?”

怒火汹涌在众人心头,若不是新联盟名头太过吓人,三个凶境武者又怎能威胁赤霞山交出一千万斤粮食,还憋屈的派人装船送走,如果真是被骗了,那这脸都丢光了。

唐罗看看眼莫名激愤的众人,淡淡道:“我可没说他们不是联盟成员,这个时间能出现在西陵的凶境,大半应该都是唐左招来的成员。”

“那您...”

“但他们是联盟成员

我能看见战斗力六百八十三章赤霞惊变

,也不能拿我的粮食。”唐罗将沈大发的疑问堵住,认真道:“现在联盟初立,很多规矩别人都不当一回事,特别是一些眼皮浅的武者,他们本就想靠着联盟捞一笔,这些人的存在只会让这新联盟名声彻底发臭。”

一开始就尽善尽美的组织只存在于幻想中,每个组织一开始一定是错漏百出,人员素质更是参差不齐的,但这种会来勒索粮食的武者不用想也可以知道其的品行,这种人不拉出来杀鸡儆猴,难道留着过年吗!?

唐罗扭头对着杜威、杜霆、杜凌三人道:“三位就不要与我一起回去了,就驻守在赤霞山上,但凡有人再以联盟之名索要粮食物资,你们就将人拿下送到北山来。”

吩咐完杜氏三位长老,唐罗又对着厅内的各个名士道:“这赤霞山是我的领地,如果你们愿意居住于此就是我的领民,如果今后再有人来胁迫你们,我允许你们用任何方式进行回击。所产生的任何后果,由我来负责!”

一种名为感动的情绪在议事厅中流动,没人想到唐罗的承诺会来的如此简单直接,突然让人觉得,有个城主好像也不错。

唐罗骑着一头鸟兽在杜沙的护送下回了北山,直愣愣的便闯进临时为族长唐志设立的令所中。

越过十数位谋臣管事,唐罗将手中画像放在了唐志的案头。

唐志抬头看看面无表情的唐罗,拿过三幅画像看了看,失笑道:“原来罗部长登门是因为这件事啊。”

“这件事我已让左堂主前去处理了,其实不光是赤霞山杜氏这一边,另外两座主峰的中立世家们也被一些联盟的害群之马勒索敲诈了。”唐志将三幅画像放到一边,拿起一个密折交到唐罗手上。

打开看了看,全都是一些鸡鸣狗盗的事,什么勒索世家粮草、胁迫百姓为奴、掳走娇俏美女。

“这哪是武者,分明是一群强盗。”唐罗将密折合上,冷冷道。

“可这群强盗现在对我还有用。”唐志笑笑将密折接过,放到一边,指着身旁的一张座椅道:“战后武堂殿会,罗部长执意不肯参加,若不是因为这几个强盗,都不知道何时才能与你见面。”

本来身为北山守备总长,那场殿内议会唐罗是必须要参加的,可他却派了唐振前来并带着一份辞呈,将守备总长的职位还给了唐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