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

原创山村留守老人守望的那份幸福

原创|山村留守老人守望的那份幸福

傍晚,落日带着蝉鸣隐去在山那边。老潮伯哼着生人听不懂的歌,和老牛蹒跚在回家的小村道上,后面紧随着那条养了多年的老公狗。

老潮伯,山村留守老人,五一劳动节生日,出生年份不详。村里人不论老少,都这样称呼他。潮伯是典型的山村村民,与其他村民没有两样,身上溢着泥土的芳香,除了两眼的眼白之外,剩下的都是古铜色。据说年轻时一顿饭能吃一只鸡和八个鸡蛋,外加二三碗地瓜饭。前几年,老伴和孩子都搬到城里住,老潮伯舍不得那几亩山地,更舍不得这里的山山水水,一个人守着祖上的几间老屋,过着日起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

把老牛栓在村头老榕树下,潮伯随老公狗回家。

晚饭,就着家里的各种自—自产菜,自产米,自腌肉,自己煮…潮伯不烟,茶是必须的,偶尔喝点小酒。饭后,看电视、喝茶是潮伯每晚的所爱。潮伯,名潮,人不新潮,如果非要说潮,那就是地道的潮人。他没有手机,通讯工具是电话座机。电视节目除了国足不看外,其余节目无所不看,兴至时把着那把斑驳老旧的竹弦,对天拉上一曲"工查工六工查工"老公狗是他唯一的听众。潮伯说他将在这里度过晚年,因为在这里,才能找到他的快乐和寄托。

村里只有为数不多的老人留守着,他们守的是农耕文明,和一方水土。逢年过节才有人回来拜老爷,包括潮伯的老伴和儿孙们。

夜,无月;星,不数。

天,很高…很亮。

风,特清爽,还带着城里没有的各种香。

山村的夜晚,除了几声虫鸣,几声狗吠,剩下的,就是各种香—花香,瓜果香,谷香,泥土香…还有一觉睡到自然醒那种香。

秋风,带来夜露的湿气,轻轻地吹…有点冷。村口的晒谷场边,已经堆起高高的柴草,藕塘收起了打开的绿伞,憋着硕大的莲果,那是告诉主人,收获的季节到了。

潮伯在细数着今年的收成,盘算着来年的耕耘中进入了梦乡。

山村的天,亮得早,几声鸡鸣过后,朝阳从后山爬上来,带着城里人的祝福,带着山村人的希望。

老潮伯又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孩子反复发烧怎么办汉森四磨汤小孩吃多少维生素D滴剂药物说明书

消化不良容易腹泻咋办
治疗滑膜炎办法
云香精洗澡有什么好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