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

有妖气客栈第四百九十九章举目见日搭配

有妖气客栈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举目见日

在余生把两只猫赶走后,猫脸妖怪向他们道出了猫世界的规则。

“在猫的世界中,谁第一眼看到了食物,食物就属于那只猫的。”猫脸妖怪说。

如果别的猫也特别是有点大的鼻子更突出了他的孩子气抢食物,在猫们看来那属于抢劫,是不道德的。

“食物要在别人手里呢,那算谁的。”余生问。

“你这问的就有些多此一举了。”叶子高说,“当然属于你的了,猫要抢就属于不道德。”

“不”,猫脸妖怪瞥叶子高一眼,“我说过,食物属于第一只看到的猫。”

“不管在谁的手中。”猫脸妖怪强调一句。

“呃”,叶子高扫了猫视眈眈看着烧鸡的两只猫,觉着猫脸妖怪说的很有道理。

特别是看到伥鬼把鸡翅扯给小白狐后,两只猫围过去理直气壮抢的霸道行径。

不过小白狐也是有道行的,尾巴一左一右的把两只猫扫了出去。

“说来也怪,俗话说朝闻道,夕为妖。”叶子高看着小白狐。

“小白灵智已开,怎么到现在了还没有化为妖的迹象?莫不是把太多精力放在吃身上了?”

“对哈。”得到一根鸡腿的黑妞说,“按理说在这一屋子妖孽熏陶下,小白早该化成人了。”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一屋子妖孽。”抱着球球的草儿和柳柳走进来,无论你在什么模式,搜索很重要.在现有的情况下,强烈建议大家把所有搜索选项都选成Any!!!也就是不筛选任何结果.一旦你应用了筛选你可能会选到你想要的级别的对手,但是Live的搜索实在太慢了(几十秒),等出来游戏列表看到你想要的玩家,人家估计第一局都快打完了.“别把我们含在内。”

在大荒,精怪不同于妖怪。

精怪多是由草木或死物件,吸收日月精华或机缘巧合下成了有灵识的怪。

“还有我。”余生说。

“屋子里你最妖孽了。”叶子高说。

“妖孽你大爷,我是神人,或者人神。”余生佯怒,“而你现在已经人神共愤了。”

他挥手让黑妞管教一下,不然就扣他们的工钱,缩成一团的黑妞登时站了起来。

这边草儿见余生归来,高兴道:“掌柜的,快快,那汉子埋在雪地里,趁着没烂。”

余生走后草儿已经尽量手下留情了,然而这汉子还是拉肚子拉死了。

草儿只能把他扔到雪地里,以免腐烂和妨碍到客栈生意。

“那个待会儿。”余生环顾四周,“我回来了解一下,昨日燃放烟花的客人在哪儿?”

“你在扬州也看到了?”白高兴惊讶的说,“那客人在楼上呢,一同来的还有许多人。”

“看到了。”余生点头,正打算上楼见见那客人时,见一伙人下来了。

“小二,来壶炮打灯,这老天要冻死人啊。”处于第二位的汉子喊道。

他穿着一身厚棉袄,身姿挺拔,脸上有络腮胡,同只有一圈的发量颜色一样,略微发红。

不用说,这就是私自燃放烟花的人,因为余生在他身上闻到了火药味。

不过更吸引余生的是居首的年轻人。

他剑眉星目,腰上挎着一把剑,整个人也像一把剑。

然而不知为何,这剑让余生,准确的来说是余生的右手颇有亲近之意。

那年轻人也察觉出了异常,默不作声的上下打量余生。

见他们坐在一张桌子旁,余生取出锦衣卫牌子走上去,“各位,例行盘问一下,对不住了。”

他们略有些意外,除年轻人外,全桀骜不驯的看着余生。

“无妨,请问。”年轻人笑着说。

“昨天烟花是你们放的?”余生开门见山的问。

“怎么,老子放烟花犯法了?”络腮胡瞪了余生一眼,脾气很火爆。

“不至于,但你要是吓坏我客栈的花花草草让她长不高,爷爷我拿你是问。”余生也不客气。

草儿在旁边怒道:“余生,你大爷。”

“余生?”年轻人意外的看他一眼,同时踹了络腮胡一眼,示意他闭嘴。

年轻人站起来,“原来是余盟主,失敬失敬,在下石惊天,来自中原。”

他指了指络腮胡,“我这位兄弟不管高兴还是愤怒,都喜欢放烟花,昨天有些唐突了。”

余生拱了拱手,“无妨,你们这烟花来自何处,莫非有长安后人?”

络腮胡一怔,所有人也把目光放在他身上。

“我父亲就是长安城人。”他狐疑的看着余生。

在中原还记着长安的人已不多,更不用说在中原之外的东荒了。

络腮胡一身的本事都由他出自长安城的父亲传授。

他因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摸索了许多年之后登上了火药的大道,成为了一代火药仙。

当然,虽步入仙人之列,也只是寿命无疆而已。

他身子如常人,只有手里的技艺出神入化。

“难怪。”余生道:“我小姨妈也是长安城人,昨晚见到烟花后倍感亲切,所以让我来查。”

“长安城人,她姓什么?”络腮胡激动的站起来,他对长安城是很有感情的。

不止因为他本领传自长安,也因他父亲对长安的念念不忘,让他幼时就铭记自己乃长安人。

他的父亲一辈子的心愿就是回到长安,甚至在死去时也面朝长安的方向。

然而,举目见日,不见长安,长安甚至比太阳还要遥远。

在到处断壁残垣,到处流离失所的中原,许多人都有着这样的身份固执。

因为在尔虞我诈,被神压榨的中原,百姓正是凭这身份共识才放心聚到一起顽强生存的。

对中原人而言,故乡的名字就是故乡的暖风,一听心就暖了。

“姓李,不如我带你进城…”余生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姓李!”络腮胡一惊,据他父亲所言,长安城姓李的只有一家,“城宰大人的后人?”

“什么城宰?”余生不解,难道小姨妈家在长安是宰杀世家。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主管长安城一切事务。”络腮胡说。

在长安城,城主是不管事儿的,一心痴迷于各种匪夷所思的创造,管事的是城宰。

“这我就不清楚了,不如你跟我进城…”余生又被打断了。

年轻人站起来,“既然余盟主小姨妈也是长安城人,曾被神罚毁了家乡,那事情就好办了。”

他又拱手道:“我们正好有事要同余盟主商量呢。”

余生没答。

因为他听见了络腮胡的嘀咕,“城宰后人,城宰后人,哈哈,我得放烟花庆祝一下。”

年轻人又踹他一脚,络腮胡子才老实一些,但手还是往口袋里面探。

“商量什么?”余生这才问。

年轻人神秘一笑,“不知余公子可曾听过弑神者?”

“当然听过,如雷贯耳。”余生瞅着年轻人,让他别把自己当傻子。

“弑神者,杀神第一人,让所有神所恐惧,若不是被群神和巨人围殴,他将带领人族走向新的辉煌。”余生虽然说了如雷贯耳,年轻人还是仰着头,双臂张开,豪迈的说。

类风湿性关节炎
肌肉劳损怎么按摩放松
吉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