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

荷塘局中人小说

摘要:人设计局,殊不知局已将设计者套在当中!本文曾在湘韵以笔名怨秋发表,现略作修改。 “秦总,你回来了!”秦浩文回到家门口时,夜色已浓,他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门忽然开了,听得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说着。他抬头一看,却不是妻子,而是一个二十七八岁貌美如花的女子。女子一身雪白的打扮,宛如穿着洁白婚纱的新娘子。

“噢,是可馨呀!”秦浩文有些不解地问,“昨天你不是请一个礼拜的假回乡下参加你姐的婚礼了吗?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可馨是秦浩文的秘书,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

那女子笑了,笑得好像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那女子才停下来笑声,说:“秦总,你认错人了!”

秦浩文一怔,说:“你不是可馨?”

女子叹了一口气说:“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我是可馨呢?难道我长得与她一模一样?”

秦浩文说:“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

“都说他认不出来的。”这时秦浩文的妻子惜君挺着六个月的身孕出来笑着说:“她叫可梦,是双胞胎姐姐。”

秦浩文摇摇头无奈地说:“还真难辨认哦!”

可梦指着自己右边的脸说:“其实很容易认的,看看这儿。”

秦浩文又是一愣,“看什么?”

可梦说:“痣呀!”

可梦的右脸真的有一颗痣,只不过这颗痣又淡又小,如果不留意还真看不出来。

秦浩文说:“呵,这是痣吗?可馨没有吗?”

可梦说:“可馨没有,她可是秦总你的秘书,你应该知道她脸上有没有。”

秦浩文面色有些不悦,说:“好像我不必看她的脸,而是她应该看我的脸。”

惜君察觉到丈夫的不悦,忙说:“可梦在说笑呢,那么认真干嘛?”

秦浩文说:“如果我没有记错,可馨请假是为了你的婚礼。”

可梦笑笑说:“是呀,今天我结婚。”

秦浩文说:“恭喜你!只不过这时候你好像应该陪着新郎啊!”

可梦叹了一口气,说:“我把他甩了!”

逃婚?秦浩文和惜君不相信地对望了一眼。

可梦笑笑说:“这年代逃婚的又不是只我一个。”

惜君说:“这好像不太好吧?”

“合则聚,不合则散,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说了,秦总回来了,我也就不打扰两位了。”看了看惜君挺着的大肚子,可梦说,“应该是不打扰三位了。”

惜君嫣然一笑,说:“你住在哪?让我的司机送你回去。”

可梦说:“我就住在楼上,我们是邻居。”

这小区是豪宅,能住进这小区的非富则贵,可梦结婚当天逃婚,而且就住在楼上。真是怪事年年有,只是今年特别多!

送走可梦,秦浩文关上门,惜君已为他倒上一杯水说:“累了吧!先喝口水再洗澡,我去为你拿衣服。”

秦浩文挽起惜君的手说:“你现在怀着孩子已挺累的,还是坐下,咱俩说说话,小宝贝今天踢你了没有?”

惜君一脸幸福地靠在秦浩文胸膛说:“都踢了好几回了,踢得好凶啊!”

秦浩文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妻子的腹部说:“这小子还没出来就这么调皮,将来还得了?对了,今天不是约好医生做检查的吗?你去了没有?”

“去了!吴妈陪我去做的检查,医生说胎儿很健康。”惜君用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秦浩文的额头说:“看你紧张的!”

秦浩文说:“当然紧张了。吴妈呢?怎么不看见她?”

惜君温婉地说:“吴妈回去了,看你忙得连明天是周六都忘记了!”

吴妈是秦浩文家的保姆,因为秦浩文周六周日一般都在家,为了享受这份浪漫温馨,秦浩文让吴妈在周六周日不用来。

秦浩文说:“公司是你辛辛苦苦打拼回来的,那是你的心血,如果我不努力打理好公司,怎么对得起你呀?”

惜君感激地说:“老公,谢谢你!”

秦浩文搂妻子入怀,说:“要说谢谢,还是我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给机会我做你的丈夫,说不定我现在还是一个小小的打工仔!”

惜君说:“谁叫我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你,就想一心一意嫁给你,可不像可梦那样结婚当天就逃婚!”

秦浩文说:“说到可梦我总觉得她怪怪的,这小区的人我差不多都认识,她什么时候入住楼上的呢?我想应该给可馨打个。”

惜君说:“可馨是一个优秀的员工,打了解一下她家里的情况也是好的,我可不想有什么事影响到她工作的情绪。”

秦浩文拨通了可馨的,说:“可馨吗?”

可馨的声音好像有些悲伤,“秦总,我是可馨,有什么事呢?”

“没有什么事,只是想问一下你姐姐的婚礼举行得怎么样?”

“谢谢秦总的关心,婚礼取消了!”

秦浩文向妻子点了一下头,对说:“我看见可梦了,她就住在我楼上。”

“不是吧!”那边的可馨似乎吃了一惊。

“可馨,你姐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可馨似乎有什么说不得的苦衷,犹豫了一下才说道:“秦总,这事呢,我到你那里再说,好吗?”

“我不是一定要知道你姐的事情,我只是希望我的员工有什么困难不妨说出来,能帮的我一定帮!”

“谢谢秦总!我明天就回去,估计明晚就到了。”

第二天,秦浩 好了早饭,只要他在家,通常都是他做饭,因为他烧得两个好菜,更重要的是做饭其实是在享受家的温馨。看着丈夫在厨房忙碌的身影,惜君就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幸福满满的。

“吃过早饭后,咱们去公园走走,好吗?”秦浩文将早饭端到餐桌上,对惜君说。

“好的,咱们去散散步。亲,去叫我们的新邻居可梦下来吃早饭吧。”惜君坐在餐桌前说。

秦浩文苦着脸说:“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你怎么忍心让别人来分享呢?我不去!”

惜君嗔怪说:“一顿早饭而已,又不分享你的人,你不去我去!”

秦浩文无奈地说:“好吧,我们一起去吧。”

来到楼上,惜君摁下门铃,里面没有反应,她又敲敲门说:“可梦,在吗?”

“秦总,你们找谁?”身后一人说,却是小区的物管员。

秦浩文说:“我们是找这层楼的业主可梦的。”

物管员说:“你们不用找了,这个业主自从半年前买楼后就未曾露过面。”

惜君说:“她昨晚回来了。”

“不可能。”物管员截然地说:“如果她回来了,我们物管处一定知道的,她已拖欠五个月的管理费。”

看着物管员肯定的神色,秦浩文夫妇疑惑了,秦浩文说:“等可馨今晚来了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

这一天好像特别长,终于夜幕降临,可馨来到了。

一进门可馨就问:“秦总,你们真的看到我姐了?”

秦浩文说:“你姐是不是叫可梦?”

“是呀!”

“你姐姐是不是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她右边的脸有一颗不是很明显的痣。”

惜君说:“那就对了,昨晚我们看到你姐了。”

可馨惊呼一声说:“不可能!”

秦浩文说:“她昨晚还在我这作客呢,她说她就住在我们楼上。我们觉得奇怪,昨天是她结婚的日子,为什么跑到这来,她说她甩掉新郎了。”

可馨咬了咬嘴唇说:“她是甩掉新郎。”

惜君呼了一口气说:“原来真有这回事呀!”

可馨说:“只不过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惜君和秦浩文同时问道:“为什么?”

可馨深深地吸了一气说:“我姐她已经不在了,就在昨天她跳楼自杀了,头都摔扁了。”

秦浩文和惜君吓了一跳,惜君颤颤地说:“我们昨晚见到的莫非是……”

阴风似乎四起,惜君不由得靠近丈夫,秦浩文轻轻地拍着妻子的肩说:“别怕,世上根本没有那种东西。”

可馨嘴唇哆嗦地说:“我也不信。她说她在楼上住,我们该不该去看看?”

秦浩文说:“可是门是锁着的,我们进不去。”

“或许我有钥匙。”可馨掏出一把钥匙说:“这是我在清理我姐遗物时发现的,我看看能不能开得了。”

秦浩文拿过钥匙说:“我们去试试。”

惜君紧紧抓住秦浩文的手说:“浩文,别去,我怕!”

秦浩文轻轻地说:“你留在家里,我和可馨去一下。”

惜君舌头发颤地说:“我一个人在家里更害怕,我们叫上物管员一起去吧。”

秦浩文微微一笑说:“我堂堂一个大男人会害怕这东西吗?况且根本没有人见过这种虚幻的东西。”

惜君说:“但是我们昨晚看到却是真的。”

秦浩文沉吟了一下,说:“或许是有人在搞恶作剧吧。”

惜君说:“好吧,我们就去看一下,只看一下马上就下来。”

钥匙插入了锁孔,秦浩文一拧,心登时沉了下去,门竟然开了!秦浩文按亮灯,三人手牵着手行了入去,房内布满了灰尘,的确没有人住过的痕迹。

每一步,惜君觉得心就要跳出来一般,突然她发现睡房内有一个一身雪白的打扮,宛如穿洁白的婚纱的女子正在梳妆台前背对着他们梳头,只听那女子说:“你来找我的吗?”

惜君扯了一下秦浩文的衣襟,惊悚说:“可……可梦……在……在那儿!”

秦浩文顺着惜君指的地方望去,说:“在哪?我看不到呀!”

那女子又说:“我是来接你去一个地方的,我梳好头就带你去。”

去什么地方?地府?惜君双腿开始哆嗦,说:“她在说话!”

可馨声音发抖:“惜君,别吓我,秦总你有没有听到和看到什么?”

秦浩文摇摇头对惜君说:“她在说什么?”

就在此时,女子已梳好头,转身面向惜君,只见女子满脸鲜血,红红的舌头伸得很长很长,女子说:“时辰到了,我们走吧。”

惜君惊叫一声,双眼反白,人便倒下了……

江边医院,秦浩文松了一口气,惜君终于从昏迷中苏醒了,而且腹中的胎儿还在。虽然惜君已苏醒,但双眼迷茫空洞,不停地说:“我看见了鬼,鬼,我看见了鬼……”

秦浩文的心仿佛被揪着,他紧紧握着惜君的手放在自己的脸庞,说:“我很后悔,我不应该带你去看的,对不起!”

惜君没有理会秦浩文,依然喃喃自语:“鬼,我看见了鬼……”

一个月过去了,惜君的病情虽然没有多大的起色,却不再喃喃自语了,只是一看到可馨,她便焦躁不安。

这一日,秦浩文推着惜君在江边散了步,可馨从后面而来。

秦浩文面色一沉,说:“惜君只要一见到你,晚上就会发恶梦,你还来干什么?”

可馨将文件递给秦浩文说:“如果不是这份文件急着要秦总你签名,我不会来的。”

此时惜君看见可馨了,她更焦躁不安,突然拨动轮椅急速向前滑行,还没滑行多远就撞在江堤的护栏上,人被抛进急湍的江中……

惜君坠江已七天,秦浩文接到了一通,是可馨打来的。

“秦总,钱呢?”

“什么钱?”

“演出费呀,你说过事成之后给我一百万的,你不会是过河拆桥吧?”

“事情还没完成呢!”

“你怕她还没死?”

“没有看到她的尸体,我不相信她死了。”

“一个怀孕的疯女人坠江七天了都没有消息,如果她还能活着,那就真见鬼了。”

“明天我给你转帐。”

“谢秦总。话说回来,你挺狠的!”

“不是我狠,是她狠,我是她丈夫,为她做牛做马,可她连1%的股份也不肯给我,只可惜我那还没出世的孩子!”

“要不要我给你生一个?”

这时,惜君抱着婴儿忽然出现在秦浩文跟前,她说:“浩文,我给你生了一个儿子!你看看,他好可爱哟!”

秦浩文一看,惜君抱着的根本不是婴儿,分明是一只狼崽子。秦浩文一惊,一抬头就看到惜君那双只有眼眶没有眼珠的双眼……

共 401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充满悬疑色彩的情感小说。小说开头便引人入胜。秦浩文为了获得妻子的那份财产,精心导演了一幕借刀杀人的悲剧。他的秘书可馨本来回去参加她的双胞胎姐姐可梦的婚礼。而可梦却在那天跳楼自杀了。巧合的是,可梦把房子买到了秦浩文家的楼上。那天,鬼使神差,秦浩文和挺着六个月的身孕妻子惜君竟然遇到了可梦,难道是她的冤魂。可馨来了之后,三个人决定到楼上看个究竟,谁知道,惜君看到了那个可梦,一下子吓晕了过去,等她醒来,虽然孩子保住了,但她却从此疯疯颠颠,看到可馨都吓得发抖。终于在可馨再次出现在她面前时,惜君跳江而去。原来,这是秦浩文设的一个局。他用金钱买通了秘书,一起演戏给妻子惜君看,结果逼疯了妻子。小说结尾具有浪漫主义的诡异色彩。注重人物刻画和环境烘托,语言生动,情节曲折,处处设伏,平静中暗藏杀机,扣人心弦。值得细细品茗,倾情推荐共赏!【:阿巧】

1楼文友: 21:05:00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2楼文友: 21:1 :24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秦浩文为了得到妻子的财产,竟然不择手段地置妻子于死地。他笑里藏刀,是一个伪君子。他人性中恶的一面,在读者面前一览无余。

楼文友: 21:14:10 问候天涯刀老师!祝愿您在荷塘创作愉快!

回复 楼文友: 22:17:17 多谢阿巧老师编按点评,辛苦了!祝端午快乐!

4楼文友: 02: 5:41 祝老师写作快乐、佳作频频!!

回复4楼文友: 10:14:11 感谢社长的关注!祝安!

5楼文友: 15: 6:55 腹黑剧,新潮。

回复5楼文友: 06:02: 0 谢谢老师的关注,祝安!

6楼文友: 17:00:5 匠心独到,拜读学习!问好老师! 把阳光埋进心里,那么,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感到温暖。

回复6楼文友: 06:04:26 谢谢老师的关注,祝安!

7楼文友: 11:09:27 欣赏学习精彩小说,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回复7楼文友: 18:19:18 感谢老师关注!祝安!

生物谷灯盏花企业介绍

生物谷灯盏细辛胶囊有哪些禁忌

服生物谷灯盏花滴丸禁忌

拉肚子如何调理
心绞痛能治疗好吗
宝宝轻微腹泻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