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终将归零第十七章

终将归零 第十七章

“八音”——也就是易容后的夜玫瑰趁着作战部队的众人被“音魅术”控制的时候,偷偷地从宅院里潜行了出来。临走的时候他还禁不住偷笑:“八音”这一説法是有的,而“八音”所説的一切也都是真的。只不过,“八音”是音魔中其中一组八个的总称,并不只有这一人。这下,被把那帮人骗得团团转才怪呢!

不过,虽然心中在宅邸里有自己造好的代替影子撑场,但夜玫瑰也不敢在外面逗留太久。先不论别人,夜玫瑰也知道白银那“第一猎魔人”的外号不是轻易就能得到的,他的能力可不容xiǎo觑;更不用提那整整一战队还没摸透底的人了。而自己这次出行并没带上别人,也没事先留下通知。他不能,也不敢作过长的空场。

顷刻间,夜玫瑰已到达后院边一栋房子的一堵石砖墙的转角处,接着,他的整个人缓缓地融进了墙壁,然后从墙的另一边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迈近一个看似普通的壁炉。

他悄无声息地撬起上方的香草黄色云母台板,重新排列了第一层烤漆砖的顺序。紧连着壁炉发出了一声几乎细微到听不见的“咔哒”的声音,整个壁炉板弹开,壁炉的整个向外凸起部分往上移动了约有一公分,缓缓向室内一侧转开。连接到壁炉墙体的两级台阶上全是灰,夜玫瑰走下去了些,把那扇出现在眼前的铬合金密封门推开,同时旋动门侧的旋钮。上方的壁炉便又缓缓地旋转回来,下降,扣上,恢复了原状。

“呼嘶”,一簇深蓝、亮蓝与蓝白色相融的火焰出现在他头dǐng前约两尺远、半尺高的上空。火焰照亮了夜玫瑰脚下那七弯八拐扭曲环折还有许多岔道的石路。终于,他到达了一扇门前面。深呼吸,随着轻微的“咔嚓”一声响,灰黑色包金属的门被缓慢地推开了。

门里所有人几乎全部同时望向了他。夜玫瑰只説了一句:“全在这里了?”

一个弓着背的老人跟在一名三十多岁样子的男人身后,谨慎地走近他,在两米外停了下来,道:“先説你是谁。”

“夜玫瑰。”他不愿多浪费时间。

几个孩童模样的倒吸一口冷气,都快叫出声了,其他人也都是一震。老人显得又惊讶又激动,但他还是极快地克制了自己的情绪,微颤着声説道:“证据。”

夜玫瑰伸出右手,除下手套,摊开的雪白手掌上眨眼间缠绕上出灰黑色的半木质茎,紧接着抽芽吐出纯黑的叶片,绽放出一朵娇艳的玫瑰花,花瓣泛着子夜与珍珠的光泽。除他自己外,其余所有人在那一刻都屏住了呼吸。他们知道,夜玫瑰花只有他一人拥有。

滴血的夜玫瑰,这个常年裹在黑色纱衣里的神秘人,之所以会被如此命名,不仅因为他脚踝处时隐时现的黑色玫瑰纹身,更是因为“夜玫瑰”作为仅为他所有的伴生花与他血脉相连。

老人慎重地diǎndiǎn头。他自从带了所有幸存的人都进了这间密室,就对所有人下达了只许进不许出的死命令,而且方才他也用分镜术察看过,整座宅院已被敌人牢牢控制,要是有人敢出去,不仅会让自己往枪口上撞,説不定还会陪送了躲藏起来的族人的性命。

夜玫瑰不再多话,一个挨一个地分发一枚枚长方形的散发着微光的莹白色xiǎo牌子,像是用玉雕成的

终将归零第十七章

。见到众人不解的神情,他也不多解释,又从怀中掏出一枚古旧的长方形玄黑玉牌,左手结印对空拍出,只见密室里的空气硬生生荡出数圈波纹,接着空气波开始逆时针旋转,在周围现出一圈发光的淡蓝色符咒。随着漩涡的中心开始形成黑暗的空洞,夜玫瑰将玉牌向上空抛出,忽然间有一条条极细极细的青白色线射过玉牌,他一步迈进了黑暗。

“跟我一样做,把牌子对着它抛上去。”从黑暗的那端传来夜玫瑰的声音。

人们纷纷将手中的玉牌抛出,随着一道道银白色的光以普通人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闪过,人们快速xiǎo跑进通道。

从一片刮着罡风的黑暗中步出的人们被自己的眼睛吓到了。

应该説,是眼前的景色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头dǐng的天空是一片暖意的玫红色调,时而有大片夹杂着紫红的云朵飘过。抬头仔细仰视,天空向内的一层延伸而逐渐消融在一片浓墨般的黑暗中,而另一侧则扩展变淡,在远端隐隐露出一diǎn乳白。

地面是深沉的黑,而地平线的极端,在穷尽目力的地方似乎又有些白,近处辽阔无一物,而在淡色天空之下忽隐忽现着远方橙色的树林。

“xiǎo心diǎn,这片区域相对较稳定,但到那边的树林后情况就不同了,搞得不好就会丧命。还有,那边天色昏暗的地方绝对别去。过几天我会给你们找好新住所。这两天就先凑合一下吧注意安全。”夜玫瑰飞快地説完,单手结印打出一个流动的蓝色空间符咒,跃出了这片天地。

留下的人们重新又以夹带着敬畏的眼光望向这一片天地,走向那未知的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