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

成道者第二百一十三章阴山狱震动

成道者 第二百一十三章 阴山狱震动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蔡郁垒就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去隔壁嘱咐了阿育几句,然后背着一个黑色的包裹,从东边离开了魔阎镇。

整个九幽黄泉并不太平,魑魅魍魉祸乱山林、妖魔鬼怪横行天下,这种在外界较为稀少的生物,在这里却都是司空见惯。

生活在九幽世界的人,到处都有可能遭遇不测。

不过相比之下,忘川河附近,还算是比较安全的一个地方。

因为这条九幽世界里的无上圣河,似乎孕育着一种神秘的能量,寻常污秽之物只要稍稍触碰河水,就会被河水消融了下去,因此,大多污秽之物受到忘川河的影像,都不敢靠近忘川河附近的流域。

这也是忘川河边会有魔阎镇这种小镇存在的原因。

但大多……毕竟不是全部,一条超然世外的忘川河,未必能完全庇护那些挣扎求存的生灵,仍然有一些奇异生灵仗着道行强横,贸然闯入忘川河边,吞食那些生活在忘川周围的人族,而这种奇异生灵的难缠程度,也向来都是九幽世界的个中翘楚。

而很久之前,阎魔镇也曾遭遇过种鬼怪,那是一只背生双翅的五目青刹,能生吞金石,不畏水火,乃是九幽世界中颇为强横的鬼怪,当年神茶与蔡郁垒联手才将这只五目青刹逼退,但是以五目青刹记仇的性子,有生之年势必会卷土重来,所以当蔡郁垒知晓东边的几个村子出现了一只背生双翅的鬼怪,才会联想到五目青刹的身上。

只是,九幽黄泉环境实在是有些复杂,当他沿着忘川河畔,出现在一片平原之后,原本打算继续前行的蔡郁垒,却不得不停下脚步。

因为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气弥漫着,面前不远的空地,有一些难以形容的巨大脚印,仿佛一只蛮荒巨人,用脚掌硬生生践踏出一块巨大的水塘,各种残埂断壁深陷在泥土间,偶尔能发现混合泥土砂砾的血浆,还有一些飞到了极远地方的建筑碎片,大多都是木材、砖瓦之类的东西,他还发现了几个已经血肉模糊、状如肉饼的尸体,除此之外,还有间隔极大,一直深入到东边的巨大脚印。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走到忘川河边,看到了那块半人高的石碑,上面写着“小王村”名字,半年前他曾经来过这里,一个数百户的村庄,人口丝毫不比魔阎镇少上多少。

但眼前的场景,村庄、房屋、人类……什么都已经看不到了。

似乎有一只巨大的生物袭击了村庄,摧枯拉朽,没有任何村们有反抗的能力,甚至没有任何人存活下来,那巨大的生物摧毁了小王村之后,,沿着忘川河畔,朝着东边离去了。

蔡郁垒甚至能想到了东边,另外几个村庄遭遇那生物的可怕场景,一脚踏去,血肉飞溅,根本没有什么生灵能活下来。

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深深的看了远处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快速离开了。

这种情况下,在去东边探查五目青刹的踪迹已经没有了作用,忘川河边出现了这种庞大的生物,哪怕是五目青刹也是躲之不及的,这种生物的威慑力,足可以让大多数生灵退避三舍,五目青刹自然也不例外。

……

……

嶓冢城,乃是靠近弱海最近的一座城池,蔡郁垒愿意来到嶓冢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座城池是被人族掌控的。

在九幽黄泉,占据顶端的生物几乎都不是人类,各种各样闻所未闻的生物充斥在食物链的顶端,包括那些所谓的狱主,都是一些连听都没有过的奇异生灵。

人族在这里,也只不过是万千生灵中的一个,甚至在很久以前,那些九幽黄泉的土著一度以为人族乃是妖怪的一种。

蔡郁垒至今仍然记得,他第一次进入青山狱边界的时候,在罗酆遭遇了一只青面獠牙的夜叉,那只夜叉极为和善的请他喝了一顿酒,在筹光交错间,那只夜叉用绿油油的眼睛看他,还好奇的问他到底是什么妖?怎么会长成这副模样?

它在青山狱见过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却从来没有见过人类,它拽着蔡郁垒的手追问,而蔡郁垒却满脸通红,他感想胡乱搪塞,一只阿修罗却突然出现在了酒馆内,那阿修罗将夜叉活生生的吞进了腹中,整个酒馆顿时大乱,各种妖魔到处横飞,蔡郁垒趁着混乱逃出了青山狱,终究是没有落到那些吃肉不眨眼的家伙手上。

所以,对妖魔鬼怪所占据的一些城池,他一向是敬而远之的,好在阴山狱乃是人族在黄泉世界的大本营,几乎大多数进入黄泉世界的人族都后裔都会生存在这个地方,至于更加广阔的地方,大多数人终其一生,都是难以探寻的。

这样想着,蔡郁垒微微的叹了口气,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他熟练的来到了嶓冢东街,一家位置比较偏僻的酒馆前,那酒馆此时也没有多少人的样子,蔡郁垒走了进去,伸手在柜台上敲了敲,站在柜台后面的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冲他点了点头。

“来了。”他随意招呼了一声。

蔡郁垒“嗯”了一下,不露声色的打量了一眼酒馆内的客人,见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他解开背着的黑色包裹,将东西放在了柜台上。

柜台后面的男子也不说话,默默的伸手将包裹拿过来,放在了身后的一个柜子里面。

“又要换粮食?”那男子问了一声,手掌仍然噼里啪啦的打着算盘,这副样子,和蔡郁垒在魔阎镇并没有什么不同,就连眉眼间,两人也有些许相似之处。

男子姓周,往上追溯,和蔡郁垒还有些姻亲关系,只是到了他们这一代,剩下的亲友怕是没有几个了。

“这是上一次你送来的东西,按照规矩,我后面的那些人,抽了其中的三成,剩下的我给你换成了粮食,不过……价格要比两月前要高上许多。”将一卷账册推过来,老周面容严肃的说。

蔡郁垒微微瞥了一眼,眉头突然皱了皱︰“怎么突然会高上这么多?”他微微朝着老周问道。

“你不知道?”老者瞥了他一眼,见蔡郁垒微微抿着唇,顿时恍然大悟了起来︰“看来,你至少有两个月没有离开那个小镇了?”

“为什么这么说?”蔡郁垒问着。

“因为这种事情已经传遍了阴山狱,除了你们那种偏远的地方,大多数人都应该会得到一些消息。”

“到底是怎么回事?”蔡郁垒伸手去拿柜台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一碗清水。

“你这次来嶓冢,没有发现城内的人类突然变得多了不少吗?”他撇撇眼睛示意他去看酒馆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客人,那几个客人的穿着打扮,与九幽黄泉内原有的人族后裔并不相同。

蔡郁垒眨了眨眼睛,然后扭过头来︰“是外来的修士?”见老周点了点头,他微微皱了皱眉︰“我记得几年前,九幽黄泉内就出现过连接外界的黄泉通道,当时就有大批外来修士闯入了九幽黄泉,他们是从那个通道进来的?”

“那个黄泉通道早就已经崩溃了,据说,是和两个生灵有关。”老周摇了摇头说着。

“两个生灵?”蔡郁垒看着他。

“有传闻,其中一个很有可能是阴山狱主,而另一个,似乎是外来者。”老周说。

“阴山狱主?外来者?”蔡郁垒眼睛一亮︰“它们打起来了?”

“或许吧……”老周不是很肯定的说︰“这种事情无法去求证,只能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来推断,但是这次阴山狱动荡的原因,却和这件事情有些关系。”

“动荡?”蔡郁垒微微一愣,手上的杯子都微微顿在了哪里︰“阴山狱,怎么会出现动荡?”

“因为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之后……”老周板着脸︰“阴山狱主就不曾出现过,甚至有传闻,阴山狱主死在了外来者的手里,所以现在的阴山狱,可能是无主之地!”

“不、不可能吧?”蔡郁垒瞪大了眼睛,微微看着他。

阴山狱主,乃是九幽黄泉最顶端的生灵,外来者被世界本源压制,怎么可能杀的了阴山狱主呢?

“很多人都觉得不可能,认为这是谣言,毕竟,那可是阴山狱主,只是,两个多月前有些了些许变化……”老周微微开口说着︰“六年前,黄泉通道崩溃,九幽黄泉自然收不到外面的消息,不过,两个多月前,那些外来者又打开了一个新的黄泉通道,一些外来的修士不光在阴山狱大肆活动,甚至有人深入了青山狱,以及更加遥远的九幽之地……”

“因为那个传说?”蔡郁垒微微皱了皱眉。

“他们仍然没有放弃……”老周的语气也有些感慨︰“上古年间,我们祖先也是因为那个传说,才来到九幽黄泉,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们仍然不肯放弃寻找。

只是青山狱不是阴山狱,阴山狱可以容忍人族繁衍生息,而到了青山狱,我们只能成为血淋淋的食物。据说,青山狱的一只梦魇联合尸魔族抓到一名道行极高的人族强者,它们挖出了那位人族强者的脑子,从里面得到了一些外界的消息,其中就有六年前关于阴山狱主的事情。因为同样在六年前,外界有一位几乎快天下无敌的人物,曾经进入过九幽黄泉,出现在了阴山狱。”

蔡郁垒若有所思︰“这么说,那位外来者,就是与阴山狱主,一同造成黄泉通道崩溃的生灵了。”

“阴山狱主不出,当年的事情又传的沸沸扬扬,青山狱得到了这个消息,自然有大批的妖魔鬼怪蠢蠢欲动,照着先前两个月的形势来看,两狱之间,很可能会爆发一场大规模的战争!”老周叹了口气。

“这就是阴山狱动荡的原因?”蔡郁垒皱了皱眉︰“不过,太过巧合了些,以青山狱那群妖魔鬼怪粗暴的性子,怎么会将消息散播的到处皆知呢?”

“你曾经去过青山狱,或许会比我要了解的要多……”老周看着他︰“如果你了解青山狱,就应该明白事情出在了哪里。”

“你是说……”蔡郁垒心中一动。

“这种事情暂时还不用操心……”老周伏在柜台上,微微笑了笑︰“反正一时半会儿,青山狱那些妖魔也攻不到了嶓冢城,不过,你居住在忘川河畔,最近可是要小心一些了,那里可不安生。要我看,你不如留在嶓冢算了,那种偏远小镇,你呆了五百年还没有呆够吗?”

“我是不得不留在那里啊……”蔡郁垒舔了舔嘴唇,干涩的笑了笑︰““对了,你说那里不安生,莫非忘川河畔出现了什么事情?”

这一刻,他想到了那只疑似五目青刹的生物,还有那巨大的脚掌,以及一片狼藉的小王村。

“忘川河最近的确有些古怪……”老周沉声说︰“不止是嶓冢流域,上游的许多地方都出现不少异常,有许多闻所闻问的大型生灵出现在忘川河边,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鬼怪,都是一窝蜂的聚集在忘川河畔。”

“哦?”蔡郁垒愣了片刻,才微微回过神来︰“自古以来,我从未听过忘川河畔出现这种怪事。”他面色微微有些严肃。

“我也没听过。”老周站在那里,将算盘放在一边︰“或许,与河对岸有些关系吧。”

“河对岸?忘川河对岸?”蔡郁垒怔了怔︰“从有记载开始,就没有任何生灵踏入过对岸,哪怕对岸真的有什么事情,那些奇异生灵是怎么知道的呢?”

“当然是看……呃!或许,它们有什么特殊之处也说不定。”老周突然眨了眨眼睛说。

蔡郁垒察觉到了老周话里的破绽,眼睛眯了眯,紧紧的盯着他︰“老周,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老周摇头,死不承认。

见他这种样子,蔡郁垒眯了眯眼睛,敲了敲桌面,忽然叹了口气︰“当年我娘亲将你接过来之后,我一直就把你当作我的兄长来看,不是表兄,而是亲哥那种,只是没想到啊,你现在却拿我当了外人,若是母亲在泉下有知,不知道会怎么想呢。”

听他这种说,老周的脸上微微红了红。

蔡郁垒的娘亲,自然就是他的姑母,当年他双亲遭遇不测之后,就被姑母接到了蔡家,从九岁开始,就一直都是由姑母养育,所以姑母在他心里是不亚于亲娘的,如今他表弟将姑母又搬出来了,自然让他有些为难。

不过表弟一直生活在忘川河畔,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倒也不好对九泉下的姑母交代。

“先前的事情,那是茶余饭后之谈,随意说说不无不可,不过,忘川河对岸的事情,你最好烂在肚子里……”老周盯着蔡郁垒,面容严肃的说着。

目光在酒馆内扫视了几眼,他用茶壶到了一杯水,用手指沾了沾,在柜台上写了一行小字。

水渍稍触即干,蔡郁垒凝神看了一阵,瞳孔微微收缩了起来︰“真、真有此事?”

老周用手在柜台上抹了抹,然后站在那里,沉默不语。

……

……

PS︰本书首发起点中文,收藏、推荐、订阅、月票,这些东西对本书很重要。(未完待续。)

上海远大医院可信吗
血管堵
藤黄健骨丸能治滑囊炎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