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天庭小狱卒第四百六十八章中邪四更

天庭小狱卒 第四百六十八章 中邪(四更)

“我只能保证在不引发族战的前提下,尽可能的提升龙族的地位。”思考了许久,刘浪才十分保守地回答道。

“你的承诺还是很有诚意的。”如果刘浪想都没想就答应他,那敖巡就要嘀咕,刘浪是不是在忽悠自己了,现在这样,反倒让他安心不少,“你现在的龙躯还没完全成型,想要隐去鳞片,是比较简单的,随着祖龙精血在你体内慢慢发挥作用,你的身体会越来越接近龙族,那时候,就需要特别的幻化之法。我现在先将隐去龙鳞的口诀教给你。”

说罢,敖巡诵读了一段口诀。

刘浪按照口诀中的方法,运转真气,遍布全身的金色鳞片很快就消退下来,刘浪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至于龙族的修炼方法,等有时间,他会再请教敖巡,刘浪将天外玄冰收入了龙珠之内,梳洗一番之后赶往南山国际机场。

上午十点,航班降落在京城国际机场。

强正大已经在出站口的地方恭候多时,而在强正大身旁还有一个略显憔悴的中年男子,从面容上看,中年男子的年龄有五十来岁,可是脑袋上的头发却白了大半,就跟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

“老陈,这就是刘真人!”强正大主动给旁边的中间男人介绍道。

中年男人似乎没有料到刘浪会那么年轻,愣了一下之后,才恭敬的伸出手,“刘真人,您好,我是陈小艺。”

“嗯!”刘浪淡淡地点点头,然后轻握了一下陈小艺的手就松开了。

刘浪本人并非冷淡之人,今天之所以这样,主要还是身份使然。他是作为高人,来给陈小艺家的孩子治病的。

这年头,高人就要有高人的派头,如果你太客气了,反而会被认为没本事。

在这一点上,张天亦做的就比较到位

天庭小狱卒第四百六十八章中邪四更

,无论到哪,见到谁,都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偏偏有钱人就吃这一套。

“刘真人,车已经准备好了。”强正大一脸恭敬地说道。

陈小艺本来觉得刘浪太年轻了,有点儿不太靠谱,但是一看强正大的态度,再也不敢有任何的轻视之心,连强正大这种身份的人,都对刘浪恭恭敬敬的,他还有什么理由怀疑刘浪。

刘浪微微点头,跟随着强正大和陈小艺走到了外面,上了劳斯劳斯,刘浪淡声道:“直接去看孩子吧!”

“好!”

经过几次的接触,强正大还是了解刘浪的脾气的,知道刘浪这个人比较务实,他和陈小艺最开始商量的,是先给刘浪接风,一起吃个饭,现在刘浪直奔主题,反倒省去了很多的麻烦,强正大让司机转道陈小艺家。

一个小时后,汽车停到了京城郊外的一个农家院外。

“这里比较清静,我觉得对孩子比较好,所以,这几年一直住在这里。”陈小艺向刘浪解释道,今时今日,想要在京城附近找这么个地方,其实是很不容易的,毕竟,现在大搞城市建设,可利用的土地基本都盖成了楼房。农家小院已经很少见了。

正在说话之际,屋内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紧接着便是一阵稀拉哗啦的盆碗破碎声。

陈小艺赶紧跑进屋内,刘浪和强正大紧随其后,也进了屋子。

屋子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餐桌,餐桌上的盘子已经被全部被胡拉到了地上,一个**岁的小男孩此刻正站在桌子上,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阴沉表情。

“劣妇,竟然给本座吃如此卑贱之物,你可知罪?”小男孩望着正蹲在地上收拾东西的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厉声说道。

那女人一句话不说,仍然自顾自地收拾着东西。

“又犯病了!”陈小艺叹息一声,也蹲在地上收拾起来。

“刘真人,那是陈小艺的妻子,叫文琪,曾经是个演员,陈小艺中年丧妻,之前没有孩子,娶了文琪之后,才有了这个孩子,自从这孩子有了问题之后,两人就放下工作,在家照顾孩子,算起来,已经有四年时间了。”

强正大对陈小艺家里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小声地给刘浪介绍道。

刘浪听着强正大的介绍,不过眼睛始终没有离开站在桌上的那个孩子,作为一个几个小时之前,险些被夺舍的人,刘浪已经隐约看出了一些端倪。

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刘浪朗声问道:“大人何等身份,没必要跟一个凡人斤斤计较吧?”

“你是何人?”小男孩转而望向刘浪,阴沉着脸问道。

“我乃龙虎山正一宫天师教门下。不知大人尊姓大名?”刘浪与之对话道。

“天师教?我似乎听说过。”小男孩喃喃自语了一句,然后抬起头,一脸傲气地说道,“本座乃是乃是乃是我是谁来着?”

乃了半天,小男孩突然托着下巴冥思苦想起来。

刘浪险些栽倒在地。

说得那么热闹,敢情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此时,陈小艺夫妻已经将地上的污秽之物收拾干净,陈小艺走到刘浪面前,“刘真人,情况就是这样,有时候吃着吃着饭,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还说不出自己到底是谁。之前,我怀疑是中邪,请很多大师来看过,结果一直没有效果,后来我还带他去医院的精神科检查过,可精神科检查的结果,也没有任何的异常。这孩子好的时候就跟正常人一模一样,可发起疯来,谁都制不住他。”

“多长时间出现一次这样的情况?”刘浪问道。

“基本上每天都会犯一回,所以,这都九岁了,也没上幼儿园,更上不了学。”陈小艺唉声叹气地说道。

“你们先出去一下,我跟他谈一下。”刘浪想了想说道。

“好。”陈小艺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拉着妻子出了屋子,强正大也很自觉地跟了出去。

片刻之后,屋里就剩下刘浪和那个小男孩两人了。

刘浪拉了把自己,安安静静地往那一坐,上下打量了小男孩半天,最终还是将天外玄冰取了出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