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

从红楼元妃省亲看古代外戚文化节能

从红楼元妃省亲看古代外戚文化

《红楼梦》中贾元春是个令读者猜不透的形象,在金陵十二钗正册中,她排名第三,仅次于钗黛二位女主角,足见其在整个家族以及整个红楼故事中的分量之重!若以戏份来看,前八十回中,她仅只有一次正面出场。这位元妃娘娘堪称史上戏分最少的主人公!就是这个在前八十回原著中仅仅有过一次出场的贾元春,却是整个贾府的权力支点她用自己一介弱女的肩膀,扛起了整个家族的利益纷争!

中国古代向来是不允许女人涉及政治的,觉得政治就是男人的事,女子干政是乱了纲常。但是不可否认,中国的历朝历代,女人对政治所起到的作用却常常是巨大的。古代有它独特的后妃文化,而与妃嫔所联系紧密的,又有外戚文化。所谓后妃文化,就是皇帝身边的女人对皇帝权限所产生的微妙影响,不要以为只有老百姓家里的女人才懂得吹枕边风,皇帝的女人吹起枕边风来,段数更是高明,皇帝虽然贵为天子,而且绝大部分也都是人精,但当一个男人躺在床上的时候,他的智商往往是最低的,决策也最容易受到影响,如此一来,后妃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而外戚则是后妃的同姓娘家人,一个家庭,送自己的女儿进宫作秀女,绝不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是对皇帝尽孝、对朝廷尽忠,更是希图自家女儿在后宫这块权力战场上厮杀出成果,从而为整个家族换来政治上的实惠。

一位位的后妃,用美貌去换取权力,一旦有了权力之后,她们希望最大程度的把权力巩固下来,如何巩固?就是要培植自己的亲信、扩大自己的势力。于是就少不了用到娘家人,如此一来,后妃文化和外戚文化就形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后妃和外戚,是历朝历代都极为重要的一块权力补充!

而《红楼梦》中,对后妃和外戚也有描述。虽然曹雪芹并没有直白的写出元妃在宫中的权力角斗,但却写出了元妃娘家的立体画面。

透过元春奋斗足迹

看秀女之身如何一步步晋升贵妃

清朝的选秀制度,很多读者会有一个粗略的概念,觉得就是皇帝家里选媳妇。选秀制度起源于顺治时期,那时候规定,凡八旗家庭中年满十三岁以上、十七岁以下的女子,必须参加选秀,否则不能擅自嫁人。选秀也不光是为了给皇帝挑小老婆,也会从中挑选条件优秀者指婚给亲王贝子等皇室成员,也外加挑选普通宫女。

清朝的选秀分为两种:三年一选和一年一选。

我们都知道,清太祖努尔哈赤创立了八旗制度,以黄、白、红、蓝四色旗帜为标志,组成镶黄、镶白、镶红、镶蓝、正黄、正白、正红、正蓝八旗。

但是清入主中原后,旗人又有了八旗和内务府包衣三旗的区别。八旗包括满洲八旗、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共二十四旗,这是清政权赖以统治的主要支柱。内务府包衣三旗则是清皇室的奴隶,二者相差极为悬殊。

在清朝初期,不论是八旗女子还是包衣三旗女子,统称为秀女(直到晚清,才明确的把包衣三旗秀女的称呼跟八旗秀女割裂开来),但选秀的方法有不同,八旗秀女是每三年一选,包衣三旗秀女每一年一选。八旗秀女参选秀女的直接目的是为了将来有机会升任后宫嫔妃,但包衣三旗秀女是为了充当后宫宫女的,是底层员工,当然,在这期间,如果你表现出色,被皇帝看中了,也有机会升任妃嫔。

在这里,我们重点来说说三年一届的八旗秀女的选拔。每届选秀之时,由户部下达文件给各旗都统,由参领、佐领、骁骑校、领催及族长统计应届参选者呈报给都统,最后把这些女子的资料全部上交到户部,户部再上报给皇帝,等皇帝下达命令安排选秀时间。

到了选秀时,由参领、佐领、骁骑校、领催、族长及本人父母或亲伯叔父母兄弟之妻,亲自把本家的参选女孩送至紫禁城的神武门,依次排列,由户部交内监引阅。这算是初步海选,太高,太矮,偏肥,偏瘦,便会被淘汰,这一关通常便会谴回数千名秀女,当时就可以回家了。剩下一批条件还不错的,再进行复试,这一关主要由太监检视她们的眼耳口鼻发肤领肩背,如果哪一项不合格者会被淘汰,另外要听声音,声音太粗沉或太尖细都不行,口吃者更不行,这一关大约会留下两千人左右。然后是第三关,量手足,看仪态,手短脚大气质不佳者被淘汰,这一关下来基本上只剩一千人。再后是第四关,由老宫女们逐个的检查度量她们的身体,有皮肤病的淘汰,有腋臭的淘汰,乳房大小不合格的淘汰,这一关过后,大约只剩下三百人了,这些被称为小主,她们会被留在宫里居住一月,当然,这并不是最终的结果,她们在宫中居住这一个月的时间,并不是来观光旅游的,而是要让裁判们了解她们各自的习性,脾气好不好,脑子好不好,一个月后,还会淘汰一大批不合格的,最终能够成为候选嫔妃取得皇帝殿试资格的仅有五十人。真可谓是过五关斩六将!

各旗官员家的女子,如果这届因种种情况没有参加选秀的,下次还要补选。没有参加过选秀便私自嫁聘者,自都统、参领、佐领及本人父母族长,都要都要受还说:“每三个月一次的免费体检让我们放心不少。”[1][2][3]下一页“男同”流下悔恨的泪到严重处分。

据统计,清代从顺治到光绪九朝皇帝,共选秀女八十多次,但按后来入葬陵寝那么这车就能叫做神它大爷车。宝骏730如果五菱的梦想光环在这一年里面有所褪色的话的后妃数量统计,共二百一十四人。另有其他一些入了皇宫却只能无名无分寂寞终老的秀女,命运更是悲惨。

《红楼梦》中,贾府上上下下人等无不对身为娘娘的元春大加羡辞,总说荣国府的大小姐有天大的福气,但千万不要被这话给骗过了。参加选秀,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在清朝之前,各个朝代也会通过选拔形式在全国各地强制性征选宫女,为皇宫招聘工作人员,但这份差事,哪家的女儿都不愿去干。一旦风闻朝廷这次要在当地选拔宫女,有女儿的人家就会纷纷上演拉郎配,赶紧把女儿嫁出去,因为嫁为人妇的女子便不会再列入选拔范围了。明代的邵太后曾对孙子嘉靖皇帝说:女子入宫,便没有人生的快乐,行动都不得自由,如同被幽禁。以后采选宫女,不要南下江南,这也算是我留恩于江南女子。

到了清朝也是一样,很多人家,一听说朝廷选秀,那是想尽办法能躲就躲,很多人家都不愿意把女儿送进宫里过那不得见天日的苦日子。甚至有不少极有权势的人家会买通内监,故意让女儿被撂牌子,走走过场,回家再自行聘嫁。但凡老老实实把女儿送去参加选秀人家,不少是家道中落,权势渐衰的八旗人家,或是无钱通天,或是希望靠着女儿的裙带关系再图振兴。书中的荣国府送元春去选秀,便是出于振兴家业的目的。看看元春省亲一回文字中,元春曾垂泪对父母等人说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这话满含着悲怨,看看这一句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可见当日元春是被父母强送进宫中的,并非出于她的本意。

但元春这个女孩子毕竟是聪明的,也是上进的,即便是被迫入宫,但最终还是通过自身的努力,赢得了上位的机会。

清朝后宫,设皇后一名,居中宫,皇后以下设皇贵妃一名,比皇贵妃低一级的是贵妃,有两名,然后是妃,四名,再然后是嫔,六名。这是比较高层的后宫女人了。出皇后外,这些人住在东西六宫(东宫有景仁宫、承乾宫、钟粹宫、延禧宫、永和宫、景阳宫,西宫有永寿宫、翊坤宫、启祥宫、长春宫、咸福宫、储秀宫)。嫔以下设贵人、常在、答应,小主,没有固定数量,随皇贵妃分住东西六宫。

《红楼梦》元妃省亲一回文字中,作者描写元春出行的派头:一对对龙旌凤翣,雉羽夔头,又有销金提炉焚着御香;然后一把曲柄七凤黄金伞过来,便是冠袍带履。又有值事太监捧着香珠、绣帕、漱盂、拂尘等类。

曲柄七凤黄金伞五个字中透露出元春的真实身份是贵妃。清代后宫有所谓的伞制,就是嫔妃出行时的开路伞仗以凤的数量来标志其等级地位的高低,皇后和皇太后的伞是九凤伞,贵妃以下为五凤伞,而七凤伞则是贵妃享受的级别。作者在书中以元妃称呼元春,但实际上,从隐约的讯息来看,元春是位比寻常皇妃更为尊贵的贵妃娘娘!

从文中看,虽然贵为贵妃,元春却无骄奢淫逸的心性,相反,她是个崇尚天然、提倡节俭的女人,不喜奢华排场。

省亲时看到大观园正殿被定名为天仙宝境,马上觉得刺眼刺心,而且惶恐不安,觉得太过张扬招摇,下令换上了四个平易近人的大字:省亲别墅。

虽然是皇帝的新宠,但她为人谦逊,也很知道进退,可见是个性格内敛的人。也难怪,人的性格也是有遗传基因的,贾政王夫人这对中庸内敛的夫妻一定生不出王熙凤这样性格的女儿。

落座后,元春按照规定,要接受全家人的朝拜,毕竟她是皇妃,父母祖母也是她的臣子。但是,父女母女阔别多年再相见,怎能不感慨伤怀,面对父母的守礼与拘束,元春有话说: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

这句话很明显的是对父母的抱怨,不得见人的去处,七个字把元春心中的皇宫刻画得淋漓尽致,一个女孩子,十几岁进宫里侍君,身上肩负的是整个家族的兴衰荣辱,这副担子不是轻易挑得起来的。很多读者认为林黛玉在贾府里不敢多行一步,不敢多说一语,唯恐招来祸患是孤女的可怜之处。但林黛玉比起自己的这位元春表姐来,实在是小儿科的无病呻吟!贾府好歹还是林黛玉的半个家,亲外婆亲舅舅哥哥姐姐一大堆,而且个个都很拿她当回事儿!但元春可没这么好命,只身一人入宫中,无亲无靠,宫墙之内又处处隐藏杀机。战场上讲究的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个人的声名成就是拿万千人头换来的,但实际上,后宫则是一个鲜血不外溅的战场,一个普通秀女能够走上皇妃的位子,可见她经历了多少血风泪雨!元春能够打熬到步步高升贵为皇妃,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在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磨砺之后,她对于富贵权力才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于是才会对父亲说小老百姓家,虽然吃不好穿不好,但好歹人家一家人团团圆圆乐乐呵呵,可我们父女呢,虽然有权力有地位,却是用亲情的代价换来的。想想看,很令人心寒,没有意思!

这绝对不是居高临下的谦谦之词,更不是撒娇赌气的小女儿心态,这是一种真正的大了悟。也只有经历过权力获得过权力又思考过权力的人才会对权力地位提出这样的质疑,可见这元春不是个没脑子的女人,也不是个简简单单一门心思往上爬的女人,她是整个家族的前台支撑,家族日渐衰败的命运逼得她不得不力争上游,但实际内心里,她不单纯追权逐利的动物。

衡水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东营治白癜风
五个月宝宝拉肚子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