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灵异

阴阳天师511第511章内部矛盾

阴阳天师 511.第511章 内部矛盾

“师父已经被我治好,却不想回来,师父多年来与ur公司争斗,对他们最了解,我怎能勉强。”

这当然不是实话,可我只能这么说,如果我说了实情,师父面子上说不过去,还会落个弟子背后说师父的话柄。我不想谈这个话题,错开话题说:“好了,不说这些,说说你们吧,最近怎么样?”

聂融沉默着点燃了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口烟雾,紧皱着眉头说:“很不容乐观啊。”

“嗯?”

“先不说别的,先说我们这些人吧,令狐星追寻将臣去了,他从不理会公司的事,苦太清呢,拥有大仇,为了报仇不择手段,如今连怪物都结识,家里都乱七八糟,更别说外面了。”

我笑:“在加入时我就说过,他们都是问题儿童,最不让人省心,不过他们确实都是有真本事的人,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处理,其他的事呢?”

“慕月筹备的医院基本落实,过不了多久就会开张,算是个好消息吧,林琼那边还好,没什么事,但是……”聂融呼了口气,抬起头看着我,“蜀山各大派被天机阁重创,元气大伤,很多门派都来了人,指责我们关键时刻不站出来,不肯为正道出一点力。”

“是吗?”我心中竟隐隐生出莫名的快意,我一拍大腿哈哈大笑起来,“幸亏你给我带来了消息,没有去一趟,否则我们夹在中间,还真不知道怎么好了。”

聂融叹息:“你真的不管,任由国内所有道门被天机阁所灭?”

我摇头:“并非我不管,而是管不了,你知道的,是你带来的消息,让我怎么管?天上地下谁敢违抗展扬,我要是违背他的意思真去了蜀山,那他还不被气死,到时肯定来找我算账。”

聂融又是一声叹息:“你说的对。”

“行啦,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我心里有分寸,如果天机阁真想与我们为敌,我也不会怕了他们。”当然,我就是说说而已,我才不相信寒荷会对我出手。

“那好吧。”

“今天就到这吧,明天咱们开个会,有什么事会上说。”我想了想,接着说:“通知他们明天早上九点到,到不了的让他们给我打,到不了又不打视为自动离职,就这样吧,我先去睡了,真的很累。”

我打了个哈切,起身回房间休息。

聂融掐掉烟,取出,开始为余晖事务所成员打或发信息。

……

次日,余晖事务所办公室。

林琼、齐飞、聂融、我四个人到了,只有苦太清与令狐星没来。

我坐在办公椅上,扫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聂融身上问:“什么情况?人呢?”

聂融摊开了手,作无奈状说:“我通知了,来不来不能怪我,他们没跟你打?”

“妹的,这俩人胆肥了,不来连个都不打。”我皱着眉骂着,同时取出了,寻找苦太清号码,拨打了过去,那边很快接了,我说:“苦太清,知道我是谁不?”

“当然知道。”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来公司开会?”

“抱歉,我不干了。”

“不干了?”我摆动了一下身子,按在桌子上,心头怒火向上飙,“你说不干就不干,对的起我救你吗?对得起我给你钱,给你找住处吗?你大爷的,还让我给你打,你给我听着,我限你半小时过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余晖,你救我我感激,你的大恩我永记于心,总有一天我会报答,就算这一生报不了来世一定报……”

“报你妹啊,下辈子你知道这辈子叫什么吗?”我不客气打断他。

“对不起!”那边苦太清默默说完便挂了。

听着那边的忙音,我更怒,这小子居然敢挂我,我下意识站起身,撸了撸袖子,再次拨打了过去,谁想那么不接,而且还把我拉黑名单了,我顿时火冒三丈。

林琼开口:“这是他自己做的决定,你又何必非要这个人。”

齐飞:“说的是啊,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受影响啊。”

“闭嘴。”我横了他们一眼,坐了下来,将放在桌上,“苦太清是一个可怜人,现在除了我们谁还能帮他,难道要让他独自在外飘荡自生自灭?搞不好这家伙会入魔的。”

聂融似有深意看我,恍然间明白了什么,不由一叹,“不如我去劝劝他吧。”

我摇头:“不急,让他出点苦头也好。”说着我又拨通了令狐星的,询问这家伙在干嘛,怎么联系都不打。

“啊,阿晖呀,我回不去啊,你有所不知,将臣真的出来了啊,这家伙虽然比不上后卿

阴阳天师511第511章内部矛盾

,却也是相当难缠,可怕太可怕了,我不跟你说了,拜拜!”

“你敢挂,我拿天机眼远程射你。”

“……你想怎样?”

“先放弃你那边的事,赶紧回来……这都多久了,还搞不定,真给我这个老板丢脸啊。”我生气,以前搞不定后卿还说的过去,现在呢,以他从地藏王那得到了血魂棒的使用妙法,又得到了女魃的传承,最重要的是天纵云剑都抢来了,还搞不定僵尸,我也是醉了。

令狐星无奈:“那好吧,我会尽快回去,谁让你是老板呢。”

“就这样。”

我挂了,呼了口气,放下,说:“圈内的情况我了解的不是很仔细,不过大概我明白了,如今的局面,天机阁是想以一己之力灭尽所有修道之人,还天下一个只有科学的时代,那么,说说你们的看法吧,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林琼呵呵笑:“你是老板,我听你的。”

齐飞点头:“我也是。”

聂融:“……”

“什么意思?”我彻底无语,“你们也是余晖事务所的人,只是随便聊聊,我听听你们的看法而已,做决定的当然还是我了,任何话都可以说,来吧,聂叔叔先说?”

聂融狠狠瞪了我一眼,还没完了是吧,他想了想说:“我觉得,你还是请示一下展扬。”

友情链接